当前位置: 首页 > 歡迎您 > 波音娱乐网

波音娱乐网

时间:2020-04-08 01:16:14作者:Mckay

导语:波音娱乐网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智利的可再生能源合作及投融资
波音娱乐网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智利的可再生能源合作及投融资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智利的可再生能源合作及投融资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智利的可再生能源合作及投融资

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智利的可再生能源合作及投融资

截至2019年4月,已有8个南美洲国家与中国政府签署了“一带一路”合作共建协议,智利是其中之一。智利是第一个与中国建交的南美国家,也是第一个承认中国完全市场经济地位、与中国签署双边自由贸易协定并实现升级的拉美国家。2015年5月,中智两国签署了《政府共同行动计划(2015-2018)》,2016年11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智利期间,中智两国正式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2017年5月,在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期间,中国和智利两国政府发表《联合声明》,智利政府认为“‘一带一路’倡议将为促进国际合作和世界贸易发挥重要作用,推动全球化进程朝更加包容、普惠方向发展。”中智两国一致同意加强相互投资,推动可再生能源等重点领域投资合作。2018年11月,中智两国签署《关于共同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的谅解备忘录》,智利正式成为“一带一路”倡议合作国家之一。2019年4月,在第二届 “ 一带一路 ” 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期间,中国全国工商联新能源商会与智利外国投资促进局签署《中智新能源合作备忘录MOU》,以推动两国在新能源技术创新和投资领域的双边合作。

智利太阳能,风能,水能资源丰富,可再生能源装机总量位居南美洲国家前列,其中,水电约占本国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的61.7%。智利化石能源极度短缺,国内石油、天然气产量极低,主要依靠进口满足国内需求。为促进本国可再生能源发展,智利政府计划到2025年前,使本国装机容量超过200兆瓦的发电企业其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不低于20%,到2035年和2050年将本国可再生能源发电占比进一步增加至60%、70%。目前中国与智利的可再生能源合作主要集中在水电和风电,在太阳能发电领域中国企业参与甚少,中国国际电力投资集团通过投资收购成为智利第三大水电运营商。

一、智利可再生能源开发现状及资源潜力

据国际可再生能源署统计,截至2018年,智利可再生能源装机总量10903兆瓦,其中水电装机容量6727兆瓦,约占本国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的61.7%。太阳能发电和风电装机分别为2137兆瓦和1524兆瓦,占比分别为19.6%、14%左右(如图1所示)。

图1 智利主要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2014-2018年)数据来源:IRENA

从发展速度看,2014至2018年期间,智利可再生能源装机年均增长7.03%,虽然低于同期全球平均增速(8.5%),但超过同期巴西、阿根廷可再生能源装机年均增长率,成为南美洲“ABC”三大经济体中发展最快的可再生能源市场。其中,智利太阳能发电和风电年均增速分别高达83.7%、20.1%。但该国装机基数最低的生物质发电(2014年智利生物质发电装机容量仅926兆瓦)在此四年期间反而装机规模不断下降(如表1所示)。

表1 智利可再生能源装机分类统计(兆瓦)及增长率(2014-2018年)数据来源:IRENA

另据智利国家能源管理委员会(National Energy Commission)统计,2017年,智利发电装机容量22.03吉瓦,其中可再生能源装机占比高达41.5%。截至2016年12月,智利在建非水电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39个,装机容量1640兆瓦,其中,太阳能光伏发电装机占比高达75%,风电占比13%、太阳能光热发电占比7%、地热能发电占比3%、小型水电占比2%,光伏发电将成为智利非水电可再生能源发展的重点。上述项目计划2018年8月前投入运营,进一步提高智利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

智利可再生能源资源丰富,2014年,智利能源部与德国国际合作机构(GIZ)对智利可再生能源资源进行了联合研究,结果显示,智利光伏发电潜在装机容量约1263吉瓦,光热发电潜在装机548吉瓦,风电潜在装机37吉瓦,水电潜在装机12吉瓦(如图2所示)。其中,智利北部面积超过14万平方公里的的阿塔卡马沙漠,拥有世界最丰富的太阳能资源,其年均照射强度超过2800千瓦时/平米。此外,智利南部地区以及位于东北部边界的安第斯山脉风电资源也极其丰富,安第斯山脉100米标高处年平均风速超过14米/秒。

图2 智利可再生能源潜在装机容量(2014年)数据来源:IEA

二、智利可再生能源发展规划及鼓励政策

智利化石能源极度短缺,国内石油、天然气产量极低,主要依靠进口满足国内需求。据智利国家能源管理委员会(National Energy Commission)统计,仅2017年1月份,智利进口化石能源及其制品即高达239.4万吨,其中煤炭、原油、天然气分别进口116.5万吨、53.4万吨、17.1万吨,进口来源国有哥伦比亚、巴西、澳大利亚等国(如图3所示)。对进口化石能源的过度依赖不仅造成智利大量外汇流失,也使国内能源产品价格居高不下。智利几乎全部依赖进口燃料的火电装机占比60%左右,高昂的发电成本使2016年智利平均电价高达15.8美分/千瓦时,远高于南美洲10.21美分/千瓦时的平均电价。

图3 智利化石燃料进口数量及进口来源国(2017年1月)(单位:万吨)数据来源:National Energy Commission

对进口化石燃料的过度依赖,以及高昂的热电生产成本迫使智利政府将电力生产重心转向可再生能源电力。为促进本国可再生能源发展,智利政府分别制定了可再生能源短期和长期发展目标。早在2008年4月1日,智利政府即颁布《非常规可再生能源法案》,该法案规定了本国发电企业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旨在通过促进地热能、风能、太阳能、潮汐能、生物质能等可再生能源开发,满足国内增长的电力需求。此后智利政府于2013年通过修订的《非常规可再生能源法案》,提出2025年前,装机容量超过200兆瓦的发电企业其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不低于20%。此外,智利《2050年国家能源政策规划》提出,在2015年可再生能源(包含大型水电)发电占比40%的基础上,力争到2035年和2050年将本国可再生能源发电占比进一步增加至60%和70%(如图4所示)。

图4 智利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发展目标(2015年、2035年、2050年)数据来源:IEA

为落实本国可再生能源发展目标,智利政府在电力生产、输配各环节均出台了相应的鼓励措施,例如,规定电力生产商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鼓励开发分布式可再生能源电力生产及就地消纳项目、加快可再生能源电力的并网建设、完善非常规可再生能源勘探开发制度、创新可再生能源项目融资方式等。

三、中国与智利可再生能源合作的主要领域及代表项目

目前中国与智利两国企业在水电和风电领域合作较为全面深入,中国国际电力投资集团通过投资收购,已经成为智利第三大水电运营商,并且与金风科技一起,建成了中国在智利投资的第一座风电场。但在太阳能发电领域,中国企业参与甚少。

(一)中智水电合作

由于智利主权评级信用较好,国际和国内市场融资成本较低,中国对外投资的融资优势在智利并不明显,此外,智利基础设施建设多数采用PPP特许经营模式而非中国企业熟悉擅长的EPC模式,造成中国企业在智利可再生能源工程建设领域参与较少。但2016年1月,中国国家电力投资集团下属海外公司收购澳大利亚太平洋水电公司100%股权项目交割之后,使国家电投一跃成为智利第三大水电运营商,其拥有五座在运水电站:科亚潘加(Coya & Pangal)、海格拉(La Higuera)、康弗伦(La Confluencia)、查卡耶(Chacayes),总装机规模507兆瓦,占智利水电装机规模总量的8%。

(二)中智风电合作

除通过收购控股在运水电项目外,国家电力投资集团还进行了智利蓬塔风电项目的开发建设。蓬塔风电项目是国家电力投资集团收购太平洋水电公司后在海外的第一个风电项目。该项目坐落于智利中部的科金博大区(第IV大区),距离首都圣地亚哥约316公里。电站设计装机规模80兆瓦,共安装32台金风科技GW121/2500风机,总投资1. 47亿美元,项目建成后每年可为当地提供清洁电力2.82亿千瓦时,每年可减少碳排放16.5万吨(如图5所示)。风电场配套建设一座220千伏升压站,该升压站作为智利国家电网调度机构指定的枢纽站之一,将接入场区周边在运的220千伏线路及在建的500千伏输电线路,将项目生产的清洁电能输送至终端用户。2016年5月,金风科技中标蓬塔风电设备供货合同,并于当年11月与国家电力投资集团海外投资公司、太平洋水电智利公司签订了风力发电设备机组采购合同。2018年4月,该项目全部32台风机吊装工作完成,同年8月,项目竣工,成为中国在智利投资建成的第一座风电场。

图5 智利蓬塔80兆瓦风电项目主要经济指标

四、中国与智利可再生能源合作的问题及影响因素

智利总体市场经济体制完善、法制健全、长期坚持符合本国国情的发展战略,使其成功跨越了“中等收入陷阱”继而保持了经济的稳定增长,成为中资企业投资拉美的主要目的国之一,但在可再生能源领域,中智两国合作仍存在诸多问题:

首先,中国企业在智利进行可再生能源项目开发建设的融资优势不明显。智利主权评级信用较高,本国金融市场开放程度较好,国际和国内市场融资成本较低,中国企业的融资优势在智利得不到充分发挥。

其次,智利输配电基础设施发展滞后,可再生能源项目发电受限。据智利CNE数据,虽然目前智利有近2吉瓦的可再生能源储备项目,但由于本国输电系统基本饱和,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大大受限,预计未来两年智利大型可再生能源项目将进一步缩减。

第三,中智两国可再生能源合作规模较小、太阳能发电合作有待开拓。目前中智两国可再生合作仅局限于水电和风电,并且合作规模相对较小。在太阳能发电领域,两国合作几乎处于空白。智利光伏发电市场竞争激烈,由于智利光照资源丰富、政治经济稳定、劳动力价格低廉,以及项目具有规模效应等,西班牙、韩国和美国等国际众多光伏企业均积极参与智利光伏市场,而目前中国企业与智利光伏领域的合作几乎处于空白,亟待开拓。

作者:

徐洪峰 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助理院长、教授

王晶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博士研究生

庞嘉宁 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科研助理

(编辑:逍遥客)

<

截至2019年4月,已有8个南美洲国家与中国政府签署了“一带一路”合作共建协议,智利是其中之一。智利是第一个与中国建交的南美国家,也是第一个承认中国完全市场经济地位、与中国签署双边自由贸易协定并实现升级的拉美国家。2015年5月,中智两国签署了《政府共同行动计划(2015-2018)》,2016年11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智利期间,中智两国正式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2017年5月,在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期间,中国和智利两国政府发表《联合声明》,智利政府认为“‘一带一路’倡议将为促进国际合作和世界贸易发挥重要作用,推动全球化进程朝更加包容、普惠方向发展。”中智两国一致同意加强相互投资,推动可再生能源等重点领域投资合作。2018年11月,中智两国签署《关于共同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的谅解备忘录》,智利正式成为“一带一路”倡议合作国家之一。2019年4月,在第二届 “ 一带一路 ” 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期间,中国全国工商联新能源商会与智利外国投资促进局签署《中智新能源合作备忘录MOU》,以推动两国在新能源技术创新和投资领域的双边合作。

智利太阳能,风能,水能资源丰富,可再生能源装机总量位居南美洲国家前列,其中,水电约占本国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的61.7%。智利化石能源极度短缺,国内石油、天然气产量极低,主要依靠进口满足国内需求。为促进本国可再生能源发展,智利政府计划到2025年前,使本国装机容量超过200兆瓦的发电企业其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不低于20%,到2035年和2050年将本国可再生能源发电占比进一步增加至60%、70%。目前中国与智利的可再生能源合作主要集中在水电和风电,在太阳能发电领域中国企业参与甚少,中国国际电力投资集团通过投资收购成为智利第三大水电运营商。

一、智利可再生能源开发现状及资源潜力

据国际可再生能源署统计,截至2018年,智利可再生能源装机总量10903兆瓦,其中水电装机容量6727兆瓦,约占本国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的61.7%。太阳能发电和风电装机分别为2137兆瓦和1524兆瓦,占比分别为19.6%、14%左右(如图1所示)。

图1 智利主要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2014-2018年)数据来源:IRENA

从发展速度看,2014至2018年期间,智利可再生能源装机年均增长7.03%,虽然低于同期全球平均增速(8.5%),但超过同期巴西、阿根廷可再生能源装机年均增长率,成为南美洲“ABC”三大经济体中发展最快的可再生能源市场。其中,智利太阳能发电和风电年均增速分别高达83.7%、20.1%。但该国装机基数最低的生物质发电(2014年智利生物质发电装机容量仅926兆瓦)在此四年期间反而装机规模不断下降(如表1所示)。

表1 智利可再生能源装机分类统计(兆瓦)及增长率(2014-2018年)数据来源:IRENA

另据智利国家能源管理委员会(National Energy Commission)统计,2017年,智利发电装机容量22.03吉瓦,其中可再生能源装机占比高达41.5%。截至2016年12月,智利在建非水电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39个,装机容量1640兆瓦,其中,太阳能光伏发电装机占比高达75%,风电占比13%、太阳能光热发电占比7%、地热能发电占比3%、小型水电占比2%,光伏发电将成为智利非水电可再生能源发展的重点。上述项目计划2018年8月前投入运营,进一步提高智利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

智利可再生能源资源丰富,2014年,智利能源部与德国国际合作机构(GIZ)对智利可再生能源资源进行了联合研究,结果显示,智利光伏发电潜在装机容量约1263吉瓦,光热发电潜在装机548吉瓦,风电潜在装机37吉瓦,水电潜在装机12吉瓦(如图2所示)。其中,智利北部面积超过14万平方公里的的阿塔卡马沙漠,拥有世界最丰富的太阳能资源,其年均照射强度超过2800千瓦时/平米。此外,智利南部地区以及位于东北部边界的安第斯山脉风电资源也极其丰富,安第斯山脉100米标高处年平均风速超过14米/秒。

图2 智利可再生能源潜在装机容量(2014年)数据来源:IEA

二、智利可再生能源发展规划及鼓励政策

智利化石能源极度短缺,国内石油、天然气产量极低,主要依靠进口满足国内需求。据智利国家能源管理委员会(National Energy Commission)统计,仅2017年1月份,智利进口化石能源及其制品即高达239.4万吨,其中煤炭、原油、天然气分别进口116.5万吨、53.4万吨、17.1万吨,进口来源国有哥伦比亚、巴西、澳大利亚等国(如图3所示)。对进口化石能源的过度依赖不仅造成智利大量外汇流失,也使国内能源产品价格居高不下。智利几乎全部依赖进口燃料的火电装机占比60%左右,高昂的发电成本使2016年智利平均电价高达15.8美分/千瓦时,远高于南美洲10.21美分/千瓦时的平均电价。

图3 智利化石燃料进口数量及进口来源国(2017年1月)(单位:万吨)数据来源:National Energy Commission

对进口化石燃料的过度依赖,以及高昂的热电生产成本迫使智利政府将电力生产重心转向可再生能源电力。为促进本国可再生能源发展,智利政府分别制定了可再生能源短期和长期发展目标。早在2008年4月1日,智利政府即颁布《非常规可再生能源法案》,该法案规定了本国发电企业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旨在通过促进地热能、风能、太阳能、潮汐能、生物质能等可再生能源开发,满足国内增长的电力需求。此后智利政府于2013年通过修订的《非常规可再生能源法案》,提出2025年前,装机容量超过200兆瓦的发电企业其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不低于20%。此外,智利《2050年国家能源政策规划》提出,在2015年可再生能源(包含大型水电)发电占比40%的基础上,力争到2035年和2050年将本国可再生能源发电占比进一步增加至60%和70%(如图4所示)。

图4 智利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发展目标(2015年、2035年、2050年)数据来源:IEA

为落实本国可再生能源发展目标,智利政府在电力生产、输配各环节均出台了相应的鼓励措施,例如,规定电力生产商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鼓励开发分布式可再生能源电力生产及就地消纳项目、加快可再生能源电力的并网建设、完善非常规可再生能源勘探开发制度、创新可再生能源项目融资方式等。

三、中国与智利可再生能源合作的主要领域及代表项目

目前中国与智利两国企业在水电和风电领域合作较为全面深入,中国国际电力投资集团通过投资收购,已经成为智利第三大水电运营商,并且与金风科技一起,建成了中国在智利投资的第一座风电场。但在太阳能发电领域,中国企业参与甚少。

(一)中智水电合作

由于智利主权评级信用较好,国际和国内市场融资成本较低,中国对外投资的融资优势在智利并不明显,此外,智利基础设施建设多数采用PPP特许经营模式而非中国企业熟悉擅长的EPC模式,造成中国企业在智利可再生能源工程建设领域参与较少。但2016年1月,中国国家电力投资集团下属海外公司收购澳大利亚太平洋水电公司100%股权项目交割之后,使国家电投一跃成为智利第三大水电运营商,其拥有五座在运水电站:科亚潘加(Coya & Pangal)、海格拉(La Higuera)、康弗伦(La Confluencia)、查卡耶(Chacayes),总装机规模507兆瓦,占智利水电装机规模总量的8%。

(二)中智风电合作

除通过收购控股在运水电项目外,国家电力投资集团还进行了智利蓬塔风电项目的开发建设。蓬塔风电项目是国家电力投资集团收购太平洋水电公司后在海外的第一个风电项目。该项目坐落于智利中部的科金博大区(第IV大区),距离首都圣地亚哥约316公里。电站设计装机规模80兆瓦,共安装32台金风科技GW121/2500风机,总投资1. 47亿美元,项目建成后每年可为当地提供清洁电力2.82亿千瓦时,每年可减少碳排放16.5万吨(如图5所示)。风电场配套建设一座220千伏升压站,该升压站作为智利国家电网调度机构指定的枢纽站之一,将接入场区周边在运的220千伏线路及在建的500千伏输电线路,将项目生产的清洁电能输送至终端用户。2016年5月,金风科技中标蓬塔风电设备供货合同,并于当年11月与国家电力投资集团海外投资公司、太平洋水电智利公司签订了风力发电设备机组采购合同。2018年4月,该项目全部32台风机吊装工作完成,同年8月,项目竣工,成为中国在智利投资建成的第一座风电场。

图5 智利蓬塔80兆瓦风电项目主要经济指标

四、中国与智利可再生能源合作的问题及影响因素

智利总体市场经济体制完善、法制健全、长期坚持符合本国国情的发展战略,使其成功跨越了“中等收入陷阱”继而保持了经济的稳定增长,成为中资企业投资拉美的主要目的国之一,但在可再生能源领域,中智两国合作仍存在诸多问题:

首先,中国企业在智利进行可再生能源项目开发建设的融资优势不明显。智利主权评级信用较高,本国金融市场开放程度较好,国际和国内市场融资成本较低,中国企业的融资优势在智利得不到充分发挥。

其次,智利输配电基础设施发展滞后,可再生能源项目发电受限。据智利CNE数据,虽然目前智利有近2吉瓦的可再生能源储备项目,但由于本国输电系统基本饱和,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大大受限,预计未来两年智利大型可再生能源项目将进一步缩减。

第三,中智两国可再生能源合作规模较小、太阳能发电合作有待开拓。目前中智两国可再生合作仅局限于水电和风电,并且合作规模相对较小。在太阳能发电领域,两国合作几乎处于空白。智利光伏发电市场竞争激烈,由于智利光照资源丰富、政治经济稳定、劳动力价格低廉,以及项目具有规模效应等,西班牙、韩国和美国等国际众多光伏企业均积极参与智利光伏市场,而目前中国企业与智利光伏领域的合作几乎处于空白,亟待开拓。

作者:

徐洪峰 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助理院长、教授

王晶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博士研究生

庞嘉宁 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科研助理

(编辑:逍遥客)

<,见下图

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智利的可再生能源合作及投融资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智利的可再生能源合作及投融资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智利的可再生能源合作及投融资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智利的可再生能源合作及投融资

截至2019年4月,已有8个南美洲国家与中国政府签署了“一带一路”合作共建协议,智利是其中之一。智利是第一个与中国建交的南美国家,也是第一个承认中国完全市场经济地位、与中国签署双边自由贸易协定并实现升级的拉美国家。2015年5月,中智两国签署了《政府共同行动计划(2015-2018)》,2016年11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智利期间,中智两国正式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2017年5月,在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期间,中国和智利两国政府发表《联合声明》,智利政府认为“‘一带一路’倡议将为促进国际合作和世界贸易发挥重要作用,推动全球化进程朝更加包容、普惠方向发展。”中智两国一致同意加强相互投资,推动可再生能源等重点领域投资合作。2018年11月,中智两国签署《关于共同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的谅解备忘录》,智利正式成为“一带一路”倡议合作国家之一。2019年4月,在第二届 “ 一带一路 ” 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期间,中国全国工商联新能源商会与智利外国投资促进局签署《中智新能源合作备忘录MOU》,以推动两国在新能源技术创新和投资领域的双边合作。

智利太阳能,风能,水能资源丰富,可再生能源装机总量位居南美洲国家前列,其中,水电约占本国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的61.7%。智利化石能源极度短缺,国内石油、天然气产量极低,主要依靠进口满足国内需求。为促进本国可再生能源发展,智利政府计划到2025年前,使本国装机容量超过200兆瓦的发电企业其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不低于20%,到2035年和2050年将本国可再生能源发电占比进一步增加至60%、70%。目前中国与智利的可再生能源合作主要集中在水电和风电,在太阳能发电领域中国企业参与甚少,中国国际电力投资集团通过投资收购成为智利第三大水电运营商。

一、智利可再生能源开发现状及资源潜力

据国际可再生能源署统计,截至2018年,智利可再生能源装机总量10903兆瓦,其中水电装机容量6727兆瓦,约占本国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的61.7%。太阳能发电和风电装机分别为2137兆瓦和1524兆瓦,占比分别为19.6%、14%左右(如图1所示)。

图1 智利主要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2014-2018年)数据来源:IRENA

从发展速度看,2014至2018年期间,智利可再生能源装机年均增长7.03%,虽然低于同期全球平均增速(8.5%),但超过同期巴西、阿根廷可再生能源装机年均增长率,成为南美洲“ABC”三大经济体中发展最快的可再生能源市场。其中,智利太阳能发电和风电年均增速分别高达83.7%、20.1%。但该国装机基数最低的生物质发电(2014年智利生物质发电装机容量仅926兆瓦)在此四年期间反而装机规模不断下降(如表1所示)。

表1 智利可再生能源装机分类统计(兆瓦)及增长率(2014-2018年)数据来源:IRENA

另据智利国家能源管理委员会(National Energy Commission)统计,2017年,智利发电装机容量22.03吉瓦,其中可再生能源装机占比高达41.5%。截至2016年12月,智利在建非水电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39个,装机容量1640兆瓦,其中,太阳能光伏发电装机占比高达75%,风电占比13%、太阳能光热发电占比7%、地热能发电占比3%、小型水电占比2%,光伏发电将成为智利非水电可再生能源发展的重点。上述项目计划2018年8月前投入运营,进一步提高智利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

智利可再生能源资源丰富,2014年,智利能源部与德国国际合作机构(GIZ)对智利可再生能源资源进行了联合研究,结果显示,智利光伏发电潜在装机容量约1263吉瓦,光热发电潜在装机548吉瓦,风电潜在装机37吉瓦,水电潜在装机12吉瓦(如图2所示)。其中,智利北部面积超过14万平方公里的的阿塔卡马沙漠,拥有世界最丰富的太阳能资源,其年均照射强度超过2800千瓦时/平米。此外,智利南部地区以及位于东北部边界的安第斯山脉风电资源也极其丰富,安第斯山脉100米标高处年平均风速超过14米/秒。

图2 智利可再生能源潜在装机容量(2014年)数据来源:IEA

二、智利可再生能源发展规划及鼓励政策

智利化石能源极度短缺,国内石油、天然气产量极低,主要依靠进口满足国内需求。据智利国家能源管理委员会(National Energy Commission)统计,仅2017年1月份,智利进口化石能源及其制品即高达239.4万吨,其中煤炭、原油、天然气分别进口116.5万吨、53.4万吨、17.1万吨,进口来源国有哥伦比亚、巴西、澳大利亚等国(如图3所示)。对进口化石能源的过度依赖不仅造成智利大量外汇流失,也使国内能源产品价格居高不下。智利几乎全部依赖进口燃料的火电装机占比60%左右,高昂的发电成本使2016年智利平均电价高达15.8美分/千瓦时,远高于南美洲10.21美分/千瓦时的平均电价。

图3 智利化石燃料进口数量及进口来源国(2017年1月)(单位:万吨)数据来源:National Energy Commission

对进口化石燃料的过度依赖,以及高昂的热电生产成本迫使智利政府将电力生产重心转向可再生能源电力。为促进本国可再生能源发展,智利政府分别制定了可再生能源短期和长期发展目标。早在2008年4月1日,智利政府即颁布《非常规可再生能源法案》,该法案规定了本国发电企业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旨在通过促进地热能、风能、太阳能、潮汐能、生物质能等可再生能源开发,满足国内增长的电力需求。此后智利政府于2013年通过修订的《非常规可再生能源法案》,提出2025年前,装机容量超过200兆瓦的发电企业其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不低于20%。此外,智利《2050年国家能源政策规划》提出,在2015年可再生能源(包含大型水电)发电占比40%的基础上,力争到2035年和2050年将本国可再生能源发电占比进一步增加至60%和70%(如图4所示)。

图4 智利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发展目标(2015年、2035年、2050年)数据来源:IEA

为落实本国可再生能源发展目标,智利政府在电力生产、输配各环节均出台了相应的鼓励措施,例如,规定电力生产商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鼓励开发分布式可再生能源电力生产及就地消纳项目、加快可再生能源电力的并网建设、完善非常规可再生能源勘探开发制度、创新可再生能源项目融资方式等。

三、中国与智利可再生能源合作的主要领域及代表项目

目前中国与智利两国企业在水电和风电领域合作较为全面深入,中国国际电力投资集团通过投资收购,已经成为智利第三大水电运营商,并且与金风科技一起,建成了中国在智利投资的第一座风电场。但在太阳能发电领域,中国企业参与甚少。

(一)中智水电合作

由于智利主权评级信用较好,国际和国内市场融资成本较低,中国对外投资的融资优势在智利并不明显,此外,智利基础设施建设多数采用PPP特许经营模式而非中国企业熟悉擅长的EPC模式,造成中国企业在智利可再生能源工程建设领域参与较少。但2016年1月,中国国家电力投资集团下属海外公司收购澳大利亚太平洋水电公司100%股权项目交割之后,使国家电投一跃成为智利第三大水电运营商,其拥有五座在运水电站:科亚潘加(Coya & Pangal)、海格拉(La Higuera)、康弗伦(La Confluencia)、查卡耶(Chacayes),总装机规模507兆瓦,占智利水电装机规模总量的8%。

(二)中智风电合作

除通过收购控股在运水电项目外,国家电力投资集团还进行了智利蓬塔风电项目的开发建设。蓬塔风电项目是国家电力投资集团收购太平洋水电公司后在海外的第一个风电项目。该项目坐落于智利中部的科金博大区(第IV大区),距离首都圣地亚哥约316公里。电站设计装机规模80兆瓦,共安装32台金风科技GW121/2500风机,总投资1. 47亿美元,项目建成后每年可为当地提供清洁电力2.82亿千瓦时,每年可减少碳排放16.5万吨(如图5所示)。风电场配套建设一座220千伏升压站,该升压站作为智利国家电网调度机构指定的枢纽站之一,将接入场区周边在运的220千伏线路及在建的500千伏输电线路,将项目生产的清洁电能输送至终端用户。2016年5月,金风科技中标蓬塔风电设备供货合同,并于当年11月与国家电力投资集团海外投资公司、太平洋水电智利公司签订了风力发电设备机组采购合同。2018年4月,该项目全部32台风机吊装工作完成,同年8月,项目竣工,成为中国在智利投资建成的第一座风电场。

图5 智利蓬塔80兆瓦风电项目主要经济指标

四、中国与智利可再生能源合作的问题及影响因素

智利总体市场经济体制完善、法制健全、长期坚持符合本国国情的发展战略,使其成功跨越了“中等收入陷阱”继而保持了经济的稳定增长,成为中资企业投资拉美的主要目的国之一,但在可再生能源领域,中智两国合作仍存在诸多问题:

首先,中国企业在智利进行可再生能源项目开发建设的融资优势不明显。智利主权评级信用较高,本国金融市场开放程度较好,国际和国内市场融资成本较低,中国企业的融资优势在智利得不到充分发挥。

其次,智利输配电基础设施发展滞后,可再生能源项目发电受限。据智利CNE数据,虽然目前智利有近2吉瓦的可再生能源储备项目,但由于本国输电系统基本饱和,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大大受限,预计未来两年智利大型可再生能源项目将进一步缩减。

第三,中智两国可再生能源合作规模较小、太阳能发电合作有待开拓。目前中智两国可再生合作仅局限于水电和风电,并且合作规模相对较小。在太阳能发电领域,两国合作几乎处于空白。智利光伏发电市场竞争激烈,由于智利光照资源丰富、政治经济稳定、劳动力价格低廉,以及项目具有规模效应等,西班牙、韩国和美国等国际众多光伏企业均积极参与智利光伏市场,而目前中国企业与智利光伏领域的合作几乎处于空白,亟待开拓。

作者:

徐洪峰 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助理院长、教授

王晶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博士研究生

庞嘉宁 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科研助理

(编辑:逍遥客)

<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智利的可再生能源合作及投融资

截至2019年4月,已有8个南美洲国家与中国政府签署了“一带一路”合作共建协议,智利是其中之一。智利是第一个与中国建交的南美国家,也是第一个承认中国完全市场经济地位、与中国签署双边自由贸易协定并实现升级的拉美国家。2015年5月,中智两国签署了《政府共同行动计划(2015-2018)》,2016年11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智利期间,中智两国正式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2017年5月,在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期间,中国和智利两国政府发表《联合声明》,智利政府认为“‘一带一路’倡议将为促进国际合作和世界贸易发挥重要作用,推动全球化进程朝更加包容、普惠方向发展。”中智两国一致同意加强相互投资,推动可再生能源等重点领域投资合作。2018年11月,中智两国签署《关于共同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的谅解备忘录》,智利正式成为“一带一路”倡议合作国家之一。2019年4月,在第二届 “ 一带一路 ” 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期间,中国全国工商联新能源商会与智利外国投资促进局签署《中智新能源合作备忘录MOU》,以推动两国在新能源技术创新和投资领域的双边合作。

智利太阳能,风能,水能资源丰富,可再生能源装机总量位居南美洲国家前列,其中,水电约占本国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的61.7%。智利化石能源极度短缺,国内石油、天然气产量极低,主要依靠进口满足国内需求。为促进本国可再生能源发展,智利政府计划到2025年前,使本国装机容量超过200兆瓦的发电企业其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不低于20%,到2035年和2050年将本国可再生能源发电占比进一步增加至60%、70%。目前中国与智利的可再生能源合作主要集中在水电和风电,在太阳能发电领域中国企业参与甚少,中国国际电力投资集团通过投资收购成为智利第三大水电运营商。

一、智利可再生能源开发现状及资源潜力

据国际可再生能源署统计,截至2018年,智利可再生能源装机总量10903兆瓦,其中水电装机容量6727兆瓦,约占本国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的61.7%。太阳能发电和风电装机分别为2137兆瓦和1524兆瓦,占比分别为19.6%、14%左右(如图1所示)。

图1 智利主要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2014-2018年)数据来源:IRENA

从发展速度看,2014至2018年期间,智利可再生能源装机年均增长7.03%,虽然低于同期全球平均增速(8.5%),但超过同期巴西、阿根廷可再生能源装机年均增长率,成为南美洲“ABC”三大经济体中发展最快的可再生能源市场。其中,智利太阳能发电和风电年均增速分别高达83.7%、20.1%。但该国装机基数最低的生物质发电(2014年智利生物质发电装机容量仅926兆瓦)在此四年期间反而装机规模不断下降(如表1所示)。

表1 智利可再生能源装机分类统计(兆瓦)及增长率(2014-2018年)数据来源:IRENA

另据智利国家能源管理委员会(National Energy Commission)统计,2017年,智利发电装机容量22.03吉瓦,其中可再生能源装机占比高达41.5%。截至2016年12月,智利在建非水电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39个,装机容量1640兆瓦,其中,太阳能光伏发电装机占比高达75%,风电占比13%、太阳能光热发电占比7%、地热能发电占比3%、小型水电占比2%,光伏发电将成为智利非水电可再生能源发展的重点。上述项目计划2018年8月前投入运营,进一步提高智利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

智利可再生能源资源丰富,2014年,智利能源部与德国国际合作机构(GIZ)对智利可再生能源资源进行了联合研究,结果显示,智利光伏发电潜在装机容量约1263吉瓦,光热发电潜在装机548吉瓦,风电潜在装机37吉瓦,水电潜在装机12吉瓦(如图2所示)。其中,智利北部面积超过14万平方公里的的阿塔卡马沙漠,拥有世界最丰富的太阳能资源,其年均照射强度超过2800千瓦时/平米。此外,智利南部地区以及位于东北部边界的安第斯山脉风电资源也极其丰富,安第斯山脉100米标高处年平均风速超过14米/秒。

图2 智利可再生能源潜在装机容量(2014年)数据来源:IEA

二、智利可再生能源发展规划及鼓励政策

智利化石能源极度短缺,国内石油、天然气产量极低,主要依靠进口满足国内需求。据智利国家能源管理委员会(National Energy Commission)统计,仅2017年1月份,智利进口化石能源及其制品即高达239.4万吨,其中煤炭、原油、天然气分别进口116.5万吨、53.4万吨、17.1万吨,进口来源国有哥伦比亚、巴西、澳大利亚等国(如图3所示)。对进口化石能源的过度依赖不仅造成智利大量外汇流失,也使国内能源产品价格居高不下。智利几乎全部依赖进口燃料的火电装机占比60%左右,高昂的发电成本使2016年智利平均电价高达15.8美分/千瓦时,远高于南美洲10.21美分/千瓦时的平均电价。

图3 智利化石燃料进口数量及进口来源国(2017年1月)(单位:万吨)数据来源:National Energy Commission

对进口化石燃料的过度依赖,以及高昂的热电生产成本迫使智利政府将电力生产重心转向可再生能源电力。为促进本国可再生能源发展,智利政府分别制定了可再生能源短期和长期发展目标。早在2008年4月1日,智利政府即颁布《非常规可再生能源法案》,该法案规定了本国发电企业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旨在通过促进地热能、风能、太阳能、潮汐能、生物质能等可再生能源开发,满足国内增长的电力需求。此后智利政府于2013年通过修订的《非常规可再生能源法案》,提出2025年前,装机容量超过200兆瓦的发电企业其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不低于20%。此外,智利《2050年国家能源政策规划》提出,在2015年可再生能源(包含大型水电)发电占比40%的基础上,力争到2035年和2050年将本国可再生能源发电占比进一步增加至60%和70%(如图4所示)。

图4 智利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发展目标(2015年、2035年、2050年)数据来源:IEA

为落实本国可再生能源发展目标,智利政府在电力生产、输配各环节均出台了相应的鼓励措施,例如,规定电力生产商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鼓励开发分布式可再生能源电力生产及就地消纳项目、加快可再生能源电力的并网建设、完善非常规可再生能源勘探开发制度、创新可再生能源项目融资方式等。

三、中国与智利可再生能源合作的主要领域及代表项目

目前中国与智利两国企业在水电和风电领域合作较为全面深入,中国国际电力投资集团通过投资收购,已经成为智利第三大水电运营商,并且与金风科技一起,建成了中国在智利投资的第一座风电场。但在太阳能发电领域,中国企业参与甚少。

(一)中智水电合作

由于智利主权评级信用较好,国际和国内市场融资成本较低,中国对外投资的融资优势在智利并不明显,此外,智利基础设施建设多数采用PPP特许经营模式而非中国企业熟悉擅长的EPC模式,造成中国企业在智利可再生能源工程建设领域参与较少。但2016年1月,中国国家电力投资集团下属海外公司收购澳大利亚太平洋水电公司100%股权项目交割之后,使国家电投一跃成为智利第三大水电运营商,其拥有五座在运水电站:科亚潘加(Coya & Pangal)、海格拉(La Higuera)、康弗伦(La Confluencia)、查卡耶(Chacayes),总装机规模507兆瓦,占智利水电装机规模总量的8%。

(二)中智风电合作

除通过收购控股在运水电项目外,国家电力投资集团还进行了智利蓬塔风电项目的开发建设。蓬塔风电项目是国家电力投资集团收购太平洋水电公司后在海外的第一个风电项目。该项目坐落于智利中部的科金博大区(第IV大区),距离首都圣地亚哥约316公里。电站设计装机规模80兆瓦,共安装32台金风科技GW121/2500风机,总投资1. 47亿美元,项目建成后每年可为当地提供清洁电力2.82亿千瓦时,每年可减少碳排放16.5万吨(如图5所示)。风电场配套建设一座220千伏升压站,该升压站作为智利国家电网调度机构指定的枢纽站之一,将接入场区周边在运的220千伏线路及在建的500千伏输电线路,将项目生产的清洁电能输送至终端用户。2016年5月,金风科技中标蓬塔风电设备供货合同,并于当年11月与国家电力投资集团海外投资公司、太平洋水电智利公司签订了风力发电设备机组采购合同。2018年4月,该项目全部32台风机吊装工作完成,同年8月,项目竣工,成为中国在智利投资建成的第一座风电场。

图5 智利蓬塔80兆瓦风电项目主要经济指标

四、中国与智利可再生能源合作的问题及影响因素

智利总体市场经济体制完善、法制健全、长期坚持符合本国国情的发展战略,使其成功跨越了“中等收入陷阱”继而保持了经济的稳定增长,成为中资企业投资拉美的主要目的国之一,但在可再生能源领域,中智两国合作仍存在诸多问题:

首先,中国企业在智利进行可再生能源项目开发建设的融资优势不明显。智利主权评级信用较高,本国金融市场开放程度较好,国际和国内市场融资成本较低,中国企业的融资优势在智利得不到充分发挥。

其次,智利输配电基础设施发展滞后,可再生能源项目发电受限。据智利CNE数据,虽然目前智利有近2吉瓦的可再生能源储备项目,但由于本国输电系统基本饱和,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大大受限,预计未来两年智利大型可再生能源项目将进一步缩减。

第三,中智两国可再生能源合作规模较小、太阳能发电合作有待开拓。目前中智两国可再生合作仅局限于水电和风电,并且合作规模相对较小。在太阳能发电领域,两国合作几乎处于空白。智利光伏发电市场竞争激烈,由于智利光照资源丰富、政治经济稳定、劳动力价格低廉,以及项目具有规模效应等,西班牙、韩国和美国等国际众多光伏企业均积极参与智利光伏市场,而目前中国企业与智利光伏领域的合作几乎处于空白,亟待开拓。

作者:

徐洪峰 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助理院长、教授

王晶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博士研究生

庞嘉宁 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科研助理

(编辑:逍遥客)

<

截至2019年4月,已有8个南美洲国家与中国政府签署了“一带一路”合作共建协议,智利是其中之一。智利是第一个与中国建交的南美国家,也是第一个承认中国完全市场经济地位、与中国签署双边自由贸易协定并实现升级的拉美国家。2015年5月,中智两国签署了《政府共同行动计划(2015-2018)》,2016年11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智利期间,中智两国正式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2017年5月,在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期间,中国和智利两国政府发表《联合声明》,智利政府认为“‘一带一路’倡议将为促进国际合作和世界贸易发挥重要作用,推动全球化进程朝更加包容、普惠方向发展。”中智两国一致同意加强相互投资,推动可再生能源等重点领域投资合作。2018年11月,中智两国签署《关于共同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的谅解备忘录》,智利正式成为“一带一路”倡议合作国家之一。2019年4月,在第二届 “ 一带一路 ” 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期间,中国全国工商联新能源商会与智利外国投资促进局签署《中智新能源合作备忘录MOU》,以推动两国在新能源技术创新和投资领域的双边合作。

智利太阳能,风能,水能资源丰富,可再生能源装机总量位居南美洲国家前列,其中,水电约占本国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的61.7%。智利化石能源极度短缺,国内石油、天然气产量极低,主要依靠进口满足国内需求。为促进本国可再生能源发展,智利政府计划到2025年前,使本国装机容量超过200兆瓦的发电企业其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不低于20%,到2035年和2050年将本国可再生能源发电占比进一步增加至60%、70%。目前中国与智利的可再生能源合作主要集中在水电和风电,在太阳能发电领域中国企业参与甚少,中国国际电力投资集团通过投资收购成为智利第三大水电运营商。

一、智利可再生能源开发现状及资源潜力

据国际可再生能源署统计,截至2018年,智利可再生能源装机总量10903兆瓦,其中水电装机容量6727兆瓦,约占本国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的61.7%。太阳能发电和风电装机分别为2137兆瓦和1524兆瓦,占比分别为19.6%、14%左右(如图1所示)。

图1 智利主要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2014-2018年)数据来源:IRENA

从发展速度看,2014至2018年期间,智利可再生能源装机年均增长7.03%,虽然低于同期全球平均增速(8.5%),但超过同期巴西、阿根廷可再生能源装机年均增长率,成为南美洲“ABC”三大经济体中发展最快的可再生能源市场。其中,智利太阳能发电和风电年均增速分别高达83.7%、20.1%。但该国装机基数最低的生物质发电(2014年智利生物质发电装机容量仅926兆瓦)在此四年期间反而装机规模不断下降(如表1所示)。

表1 智利可再生能源装机分类统计(兆瓦)及增长率(2014-2018年)数据来源:IRENA

另据智利国家能源管理委员会(National Energy Commission)统计,2017年,智利发电装机容量22.03吉瓦,其中可再生能源装机占比高达41.5%。截至2016年12月,智利在建非水电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39个,装机容量1640兆瓦,其中,太阳能光伏发电装机占比高达75%,风电占比13%、太阳能光热发电占比7%、地热能发电占比3%、小型水电占比2%,光伏发电将成为智利非水电可再生能源发展的重点。上述项目计划2018年8月前投入运营,进一步提高智利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

智利可再生能源资源丰富,2014年,智利能源部与德国国际合作机构(GIZ)对智利可再生能源资源进行了联合研究,结果显示,智利光伏发电潜在装机容量约1263吉瓦,光热发电潜在装机548吉瓦,风电潜在装机37吉瓦,水电潜在装机12吉瓦(如图2所示)。其中,智利北部面积超过14万平方公里的的阿塔卡马沙漠,拥有世界最丰富的太阳能资源,其年均照射强度超过2800千瓦时/平米。此外,智利南部地区以及位于东北部边界的安第斯山脉风电资源也极其丰富,安第斯山脉100米标高处年平均风速超过14米/秒。

图2 智利可再生能源潜在装机容量(2014年)数据来源:IEA

二、智利可再生能源发展规划及鼓励政策

智利化石能源极度短缺,国内石油、天然气产量极低,主要依靠进口满足国内需求。据智利国家能源管理委员会(National Energy Commission)统计,仅2017年1月份,智利进口化石能源及其制品即高达239.4万吨,其中煤炭、原油、天然气分别进口116.5万吨、53.4万吨、17.1万吨,进口来源国有哥伦比亚、巴西、澳大利亚等国(如图3所示)。对进口化石能源的过度依赖不仅造成智利大量外汇流失,也使国内能源产品价格居高不下。智利几乎全部依赖进口燃料的火电装机占比60%左右,高昂的发电成本使2016年智利平均电价高达15.8美分/千瓦时,远高于南美洲10.21美分/千瓦时的平均电价。

图3 智利化石燃料进口数量及进口来源国(2017年1月)(单位:万吨)数据来源:National Energy Commission

对进口化石燃料的过度依赖,以及高昂的热电生产成本迫使智利政府将电力生产重心转向可再生能源电力。为促进本国可再生能源发展,智利政府分别制定了可再生能源短期和长期发展目标。早在2008年4月1日,智利政府即颁布《非常规可再生能源法案》,该法案规定了本国发电企业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旨在通过促进地热能、风能、太阳能、潮汐能、生物质能等可再生能源开发,满足国内增长的电力需求。此后智利政府于2013年通过修订的《非常规可再生能源法案》,提出2025年前,装机容量超过200兆瓦的发电企业其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不低于20%。此外,智利《2050年国家能源政策规划》提出,在2015年可再生能源(包含大型水电)发电占比40%的基础上,力争到2035年和2050年将本国可再生能源发电占比进一步增加至60%和70%(如图4所示)。

图4 智利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发展目标(2015年、2035年、2050年)数据来源:IEA

为落实本国可再生能源发展目标,智利政府在电力生产、输配各环节均出台了相应的鼓励措施,例如,规定电力生产商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鼓励开发分布式可再生能源电力生产及就地消纳项目、加快可再生能源电力的并网建设、完善非常规可再生能源勘探开发制度、创新可再生能源项目融资方式等。

三、中国与智利可再生能源合作的主要领域及代表项目

目前中国与智利两国企业在水电和风电领域合作较为全面深入,中国国际电力投资集团通过投资收购,已经成为智利第三大水电运营商,并且与金风科技一起,建成了中国在智利投资的第一座风电场。但在太阳能发电领域,中国企业参与甚少。

(一)中智水电合作

由于智利主权评级信用较好,国际和国内市场融资成本较低,中国对外投资的融资优势在智利并不明显,此外,智利基础设施建设多数采用PPP特许经营模式而非中国企业熟悉擅长的EPC模式,造成中国企业在智利可再生能源工程建设领域参与较少。但2016年1月,中国国家电力投资集团下属海外公司收购澳大利亚太平洋水电公司100%股权项目交割之后,使国家电投一跃成为智利第三大水电运营商,其拥有五座在运水电站:科亚潘加(Coya & Pangal)、海格拉(La Higuera)、康弗伦(La Confluencia)、查卡耶(Chacayes),总装机规模507兆瓦,占智利水电装机规模总量的8%。

(二)中智风电合作

除通过收购控股在运水电项目外,国家电力投资集团还进行了智利蓬塔风电项目的开发建设。蓬塔风电项目是国家电力投资集团收购太平洋水电公司后在海外的第一个风电项目。该项目坐落于智利中部的科金博大区(第IV大区),距离首都圣地亚哥约316公里。电站设计装机规模80兆瓦,共安装32台金风科技GW121/2500风机,总投资1. 47亿美元,项目建成后每年可为当地提供清洁电力2.82亿千瓦时,每年可减少碳排放16.5万吨(如图5所示)。风电场配套建设一座220千伏升压站,该升压站作为智利国家电网调度机构指定的枢纽站之一,将接入场区周边在运的220千伏线路及在建的500千伏输电线路,将项目生产的清洁电能输送至终端用户。2016年5月,金风科技中标蓬塔风电设备供货合同,并于当年11月与国家电力投资集团海外投资公司、太平洋水电智利公司签订了风力发电设备机组采购合同。2018年4月,该项目全部32台风机吊装工作完成,同年8月,项目竣工,成为中国在智利投资建成的第一座风电场。

图5 智利蓬塔80兆瓦风电项目主要经济指标

四、中国与智利可再生能源合作的问题及影响因素

智利总体市场经济体制完善、法制健全、长期坚持符合本国国情的发展战略,使其成功跨越了“中等收入陷阱”继而保持了经济的稳定增长,成为中资企业投资拉美的主要目的国之一,但在可再生能源领域,中智两国合作仍存在诸多问题:

首先,中国企业在智利进行可再生能源项目开发建设的融资优势不明显。智利主权评级信用较高,本国金融市场开放程度较好,国际和国内市场融资成本较低,中国企业的融资优势在智利得不到充分发挥。

其次,智利输配电基础设施发展滞后,可再生能源项目发电受限。据智利CNE数据,虽然目前智利有近2吉瓦的可再生能源储备项目,但由于本国输电系统基本饱和,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大大受限,预计未来两年智利大型可再生能源项目将进一步缩减。

第三,中智两国可再生能源合作规模较小、太阳能发电合作有待开拓。目前中智两国可再生合作仅局限于水电和风电,并且合作规模相对较小。在太阳能发电领域,两国合作几乎处于空白。智利光伏发电市场竞争激烈,由于智利光照资源丰富、政治经济稳定、劳动力价格低廉,以及项目具有规模效应等,西班牙、韩国和美国等国际众多光伏企业均积极参与智利光伏市场,而目前中国企业与智利光伏领域的合作几乎处于空白,亟待开拓。

作者:

徐洪峰 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助理院长、教授

王晶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博士研究生

庞嘉宁 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科研助理

(编辑:逍遥客)

<

截至2019年4月,已有8个南美洲国家与中国政府签署了“一带一路”合作共建协议,智利是其中之一。智利是第一个与中国建交的南美国家,也是第一个承认中国完全市场经济地位、与中国签署双边自由贸易协定并实现升级的拉美国家。2015年5月,中智两国签署了《政府共同行动计划(2015-2018)》,2016年11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智利期间,中智两国正式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2017年5月,在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期间,中国和智利两国政府发表《联合声明》,智利政府认为“‘一带一路’倡议将为促进国际合作和世界贸易发挥重要作用,推动全球化进程朝更加包容、普惠方向发展。”中智两国一致同意加强相互投资,推动可再生能源等重点领域投资合作。2018年11月,中智两国签署《关于共同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的谅解备忘录》,智利正式成为“一带一路”倡议合作国家之一。2019年4月,在第二届 “ 一带一路 ” 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期间,中国全国工商联新能源商会与智利外国投资促进局签署《中智新能源合作备忘录MOU》,以推动两国在新能源技术创新和投资领域的双边合作。

智利太阳能,风能,水能资源丰富,可再生能源装机总量位居南美洲国家前列,其中,水电约占本国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的61.7%。智利化石能源极度短缺,国内石油、天然气产量极低,主要依靠进口满足国内需求。为促进本国可再生能源发展,智利政府计划到2025年前,使本国装机容量超过200兆瓦的发电企业其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不低于20%,到2035年和2050年将本国可再生能源发电占比进一步增加至60%、70%。目前中国与智利的可再生能源合作主要集中在水电和风电,在太阳能发电领域中国企业参与甚少,中国国际电力投资集团通过投资收购成为智利第三大水电运营商。

一、智利可再生能源开发现状及资源潜力

据国际可再生能源署统计,截至2018年,智利可再生能源装机总量10903兆瓦,其中水电装机容量6727兆瓦,约占本国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的61.7%。太阳能发电和风电装机分别为2137兆瓦和1524兆瓦,占比分别为19.6%、14%左右(如图1所示)。

图1 智利主要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2014-2018年)数据来源:IRENA

从发展速度看,2014至2018年期间,智利可再生能源装机年均增长7.03%,虽然低于同期全球平均增速(8.5%),但超过同期巴西、阿根廷可再生能源装机年均增长率,成为南美洲“ABC”三大经济体中发展最快的可再生能源市场。其中,智利太阳能发电和风电年均增速分别高达83.7%、20.1%。但该国装机基数最低的生物质发电(2014年智利生物质发电装机容量仅926兆瓦)在此四年期间反而装机规模不断下降(如表1所示)。

表1 智利可再生能源装机分类统计(兆瓦)及增长率(2014-2018年)数据来源:IRENA

另据智利国家能源管理委员会(National Energy Commission)统计,2017年,智利发电装机容量22.03吉瓦,其中可再生能源装机占比高达41.5%。截至2016年12月,智利在建非水电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39个,装机容量1640兆瓦,其中,太阳能光伏发电装机占比高达75%,风电占比13%、太阳能光热发电占比7%、地热能发电占比3%、小型水电占比2%,光伏发电将成为智利非水电可再生能源发展的重点。上述项目计划2018年8月前投入运营,进一步提高智利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

智利可再生能源资源丰富,2014年,智利能源部与德国国际合作机构(GIZ)对智利可再生能源资源进行了联合研究,结果显示,智利光伏发电潜在装机容量约1263吉瓦,光热发电潜在装机548吉瓦,风电潜在装机37吉瓦,水电潜在装机12吉瓦(如图2所示)。其中,智利北部面积超过14万平方公里的的阿塔卡马沙漠,拥有世界最丰富的太阳能资源,其年均照射强度超过2800千瓦时/平米。此外,智利南部地区以及位于东北部边界的安第斯山脉风电资源也极其丰富,安第斯山脉100米标高处年平均风速超过14米/秒。

图2 智利可再生能源潜在装机容量(2014年)数据来源:IEA

二、智利可再生能源发展规划及鼓励政策

智利化石能源极度短缺,国内石油、天然气产量极低,主要依靠进口满足国内需求。据智利国家能源管理委员会(National Energy Commission)统计,仅2017年1月份,智利进口化石能源及其制品即高达239.4万吨,其中煤炭、原油、天然气分别进口116.5万吨、53.4万吨、17.1万吨,进口来源国有哥伦比亚、巴西、澳大利亚等国(如图3所示)。对进口化石能源的过度依赖不仅造成智利大量外汇流失,也使国内能源产品价格居高不下。智利几乎全部依赖进口燃料的火电装机占比60%左右,高昂的发电成本使2016年智利平均电价高达15.8美分/千瓦时,远高于南美洲10.21美分/千瓦时的平均电价。

图3 智利化石燃料进口数量及进口来源国(2017年1月)(单位:万吨)数据来源:National Energy Commission

对进口化石燃料的过度依赖,以及高昂的热电生产成本迫使智利政府将电力生产重心转向可再生能源电力。为促进本国可再生能源发展,智利政府分别制定了可再生能源短期和长期发展目标。早在2008年4月1日,智利政府即颁布《非常规可再生能源法案》,该法案规定了本国发电企业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旨在通过促进地热能、风能、太阳能、潮汐能、生物质能等可再生能源开发,满足国内增长的电力需求。此后智利政府于2013年通过修订的《非常规可再生能源法案》,提出2025年前,装机容量超过200兆瓦的发电企业其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不低于20%。此外,智利《2050年国家能源政策规划》提出,在2015年可再生能源(包含大型水电)发电占比40%的基础上,力争到2035年和2050年将本国可再生能源发电占比进一步增加至60%和70%(如图4所示)。

图4 智利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发展目标(2015年、2035年、2050年)数据来源:IEA

为落实本国可再生能源发展目标,智利政府在电力生产、输配各环节均出台了相应的鼓励措施,例如,规定电力生产商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鼓励开发分布式可再生能源电力生产及就地消纳项目、加快可再生能源电力的并网建设、完善非常规可再生能源勘探开发制度、创新可再生能源项目融资方式等。

三、中国与智利可再生能源合作的主要领域及代表项目

目前中国与智利两国企业在水电和风电领域合作较为全面深入,中国国际电力投资集团通过投资收购,已经成为智利第三大水电运营商,并且与金风科技一起,建成了中国在智利投资的第一座风电场。但在太阳能发电领域,中国企业参与甚少。

(一)中智水电合作

由于智利主权评级信用较好,国际和国内市场融资成本较低,中国对外投资的融资优势在智利并不明显,此外,智利基础设施建设多数采用PPP特许经营模式而非中国企业熟悉擅长的EPC模式,造成中国企业在智利可再生能源工程建设领域参与较少。但2016年1月,中国国家电力投资集团下属海外公司收购澳大利亚太平洋水电公司100%股权项目交割之后,使国家电投一跃成为智利第三大水电运营商,其拥有五座在运水电站:科亚潘加(Coya & Pangal)、海格拉(La Higuera)、康弗伦(La Confluencia)、查卡耶(Chacayes),总装机规模507兆瓦,占智利水电装机规模总量的8%。

(二)中智风电合作

除通过收购控股在运水电项目外,国家电力投资集团还进行了智利蓬塔风电项目的开发建设。蓬塔风电项目是国家电力投资集团收购太平洋水电公司后在海外的第一个风电项目。该项目坐落于智利中部的科金博大区(第IV大区),距离首都圣地亚哥约316公里。电站设计装机规模80兆瓦,共安装32台金风科技GW121/2500风机,总投资1. 47亿美元,项目建成后每年可为当地提供清洁电力2.82亿千瓦时,每年可减少碳排放16.5万吨(如图5所示)。风电场配套建设一座220千伏升压站,该升压站作为智利国家电网调度机构指定的枢纽站之一,将接入场区周边在运的220千伏线路及在建的500千伏输电线路,将项目生产的清洁电能输送至终端用户。2016年5月,金风科技中标蓬塔风电设备供货合同,并于当年11月与国家电力投资集团海外投资公司、太平洋水电智利公司签订了风力发电设备机组采购合同。2018年4月,该项目全部32台风机吊装工作完成,同年8月,项目竣工,成为中国在智利投资建成的第一座风电场。

图5 智利蓬塔80兆瓦风电项目主要经济指标

四、中国与智利可再生能源合作的问题及影响因素

智利总体市场经济体制完善、法制健全、长期坚持符合本国国情的发展战略,使其成功跨越了“中等收入陷阱”继而保持了经济的稳定增长,成为中资企业投资拉美的主要目的国之一,但在可再生能源领域,中智两国合作仍存在诸多问题:

首先,中国企业在智利进行可再生能源项目开发建设的融资优势不明显。智利主权评级信用较高,本国金融市场开放程度较好,国际和国内市场融资成本较低,中国企业的融资优势在智利得不到充分发挥。

其次,智利输配电基础设施发展滞后,可再生能源项目发电受限。据智利CNE数据,虽然目前智利有近2吉瓦的可再生能源储备项目,但由于本国输电系统基本饱和,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大大受限,预计未来两年智利大型可再生能源项目将进一步缩减。

第三,中智两国可再生能源合作规模较小、太阳能发电合作有待开拓。目前中智两国可再生合作仅局限于水电和风电,并且合作规模相对较小。在太阳能发电领域,两国合作几乎处于空白。智利光伏发电市场竞争激烈,由于智利光照资源丰富、政治经济稳定、劳动力价格低廉,以及项目具有规模效应等,西班牙、韩国和美国等国际众多光伏企业均积极参与智利光伏市场,而目前中国企业与智利光伏领域的合作几乎处于空白,亟待开拓。

作者:

徐洪峰 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助理院长、教授

王晶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博士研究生

庞嘉宁 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科研助理

(编辑:逍遥客)

<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智利的可再生能源合作及投融资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智利的可再生能源合作及投融资。波音娱乐网

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智利的可再生能源合作及投融资

截至2019年4月,已有8个南美洲国家与中国政府签署了“一带一路”合作共建协议,智利是其中之一。智利是第一个与中国建交的南美国家,也是第一个承认中国完全市场经济地位、与中国签署双边自由贸易协定并实现升级的拉美国家。2015年5月,中智两国签署了《政府共同行动计划(2015-2018)》,2016年11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智利期间,中智两国正式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2017年5月,在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期间,中国和智利两国政府发表《联合声明》,智利政府认为“‘一带一路’倡议将为促进国际合作和世界贸易发挥重要作用,推动全球化进程朝更加包容、普惠方向发展。”中智两国一致同意加强相互投资,推动可再生能源等重点领域投资合作。2018年11月,中智两国签署《关于共同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的谅解备忘录》,智利正式成为“一带一路”倡议合作国家之一。2019年4月,在第二届 “ 一带一路 ” 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期间,中国全国工商联新能源商会与智利外国投资促进局签署《中智新能源合作备忘录MOU》,以推动两国在新能源技术创新和投资领域的双边合作。

智利太阳能,风能,水能资源丰富,可再生能源装机总量位居南美洲国家前列,其中,水电约占本国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的61.7%。智利化石能源极度短缺,国内石油、天然气产量极低,主要依靠进口满足国内需求。为促进本国可再生能源发展,智利政府计划到2025年前,使本国装机容量超过200兆瓦的发电企业其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不低于20%,到2035年和2050年将本国可再生能源发电占比进一步增加至60%、70%。目前中国与智利的可再生能源合作主要集中在水电和风电,在太阳能发电领域中国企业参与甚少,中国国际电力投资集团通过投资收购成为智利第三大水电运营商。

一、智利可再生能源开发现状及资源潜力

据国际可再生能源署统计,截至2018年,智利可再生能源装机总量10903兆瓦,其中水电装机容量6727兆瓦,约占本国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的61.7%。太阳能发电和风电装机分别为2137兆瓦和1524兆瓦,占比分别为19.6%、14%左右(如图1所示)。

图1 智利主要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2014-2018年)数据来源:IRENA

从发展速度看,2014至2018年期间,智利可再生能源装机年均增长7.03%,虽然低于同期全球平均增速(8.5%),但超过同期巴西、阿根廷可再生能源装机年均增长率,成为南美洲“ABC”三大经济体中发展最快的可再生能源市场。其中,智利太阳能发电和风电年均增速分别高达83.7%、20.1%。但该国装机基数最低的生物质发电(2014年智利生物质发电装机容量仅926兆瓦)在此四年期间反而装机规模不断下降(如表1所示)。

表1 智利可再生能源装机分类统计(兆瓦)及增长率(2014-2018年)数据来源:IRENA

另据智利国家能源管理委员会(National Energy Commission)统计,2017年,智利发电装机容量22.03吉瓦,其中可再生能源装机占比高达41.5%。截至2016年12月,智利在建非水电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39个,装机容量1640兆瓦,其中,太阳能光伏发电装机占比高达75%,风电占比13%、太阳能光热发电占比7%、地热能发电占比3%、小型水电占比2%,光伏发电将成为智利非水电可再生能源发展的重点。上述项目计划2018年8月前投入运营,进一步提高智利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

智利可再生能源资源丰富,2014年,智利能源部与德国国际合作机构(GIZ)对智利可再生能源资源进行了联合研究,结果显示,智利光伏发电潜在装机容量约1263吉瓦,光热发电潜在装机548吉瓦,风电潜在装机37吉瓦,水电潜在装机12吉瓦(如图2所示)。其中,智利北部面积超过14万平方公里的的阿塔卡马沙漠,拥有世界最丰富的太阳能资源,其年均照射强度超过2800千瓦时/平米。此外,智利南部地区以及位于东北部边界的安第斯山脉风电资源也极其丰富,安第斯山脉100米标高处年平均风速超过14米/秒。

图2 智利可再生能源潜在装机容量(2014年)数据来源:IEA

二、智利可再生能源发展规划及鼓励政策

智利化石能源极度短缺,国内石油、天然气产量极低,主要依靠进口满足国内需求。据智利国家能源管理委员会(National Energy Commission)统计,仅2017年1月份,智利进口化石能源及其制品即高达239.4万吨,其中煤炭、原油、天然气分别进口116.5万吨、53.4万吨、17.1万吨,进口来源国有哥伦比亚、巴西、澳大利亚等国(如图3所示)。对进口化石能源的过度依赖不仅造成智利大量外汇流失,也使国内能源产品价格居高不下。智利几乎全部依赖进口燃料的火电装机占比60%左右,高昂的发电成本使2016年智利平均电价高达15.8美分/千瓦时,远高于南美洲10.21美分/千瓦时的平均电价。

图3 智利化石燃料进口数量及进口来源国(2017年1月)(单位:万吨)数据来源:National Energy Commission

对进口化石燃料的过度依赖,以及高昂的热电生产成本迫使智利政府将电力生产重心转向可再生能源电力。为促进本国可再生能源发展,智利政府分别制定了可再生能源短期和长期发展目标。早在2008年4月1日,智利政府即颁布《非常规可再生能源法案》,该法案规定了本国发电企业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旨在通过促进地热能、风能、太阳能、潮汐能、生物质能等可再生能源开发,满足国内增长的电力需求。此后智利政府于2013年通过修订的《非常规可再生能源法案》,提出2025年前,装机容量超过200兆瓦的发电企业其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不低于20%。此外,智利《2050年国家能源政策规划》提出,在2015年可再生能源(包含大型水电)发电占比40%的基础上,力争到2035年和2050年将本国可再生能源发电占比进一步增加至60%和70%(如图4所示)。

图4 智利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发展目标(2015年、2035年、2050年)数据来源:IEA

为落实本国可再生能源发展目标,智利政府在电力生产、输配各环节均出台了相应的鼓励措施,例如,规定电力生产商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鼓励开发分布式可再生能源电力生产及就地消纳项目、加快可再生能源电力的并网建设、完善非常规可再生能源勘探开发制度、创新可再生能源项目融资方式等。

三、中国与智利可再生能源合作的主要领域及代表项目

目前中国与智利两国企业在水电和风电领域合作较为全面深入,中国国际电力投资集团通过投资收购,已经成为智利第三大水电运营商,并且与金风科技一起,建成了中国在智利投资的第一座风电场。但在太阳能发电领域,中国企业参与甚少。

(一)中智水电合作

由于智利主权评级信用较好,国际和国内市场融资成本较低,中国对外投资的融资优势在智利并不明显,此外,智利基础设施建设多数采用PPP特许经营模式而非中国企业熟悉擅长的EPC模式,造成中国企业在智利可再生能源工程建设领域参与较少。但2016年1月,中国国家电力投资集团下属海外公司收购澳大利亚太平洋水电公司100%股权项目交割之后,使国家电投一跃成为智利第三大水电运营商,其拥有五座在运水电站:科亚潘加(Coya & Pangal)、海格拉(La Higuera)、康弗伦(La Confluencia)、查卡耶(Chacayes),总装机规模507兆瓦,占智利水电装机规模总量的8%。

(二)中智风电合作

除通过收购控股在运水电项目外,国家电力投资集团还进行了智利蓬塔风电项目的开发建设。蓬塔风电项目是国家电力投资集团收购太平洋水电公司后在海外的第一个风电项目。该项目坐落于智利中部的科金博大区(第IV大区),距离首都圣地亚哥约316公里。电站设计装机规模80兆瓦,共安装32台金风科技GW121/2500风机,总投资1. 47亿美元,项目建成后每年可为当地提供清洁电力2.82亿千瓦时,每年可减少碳排放16.5万吨(如图5所示)。风电场配套建设一座220千伏升压站,该升压站作为智利国家电网调度机构指定的枢纽站之一,将接入场区周边在运的220千伏线路及在建的500千伏输电线路,将项目生产的清洁电能输送至终端用户。2016年5月,金风科技中标蓬塔风电设备供货合同,并于当年11月与国家电力投资集团海外投资公司、太平洋水电智利公司签订了风力发电设备机组采购合同。2018年4月,该项目全部32台风机吊装工作完成,同年8月,项目竣工,成为中国在智利投资建成的第一座风电场。

图5 智利蓬塔80兆瓦风电项目主要经济指标

四、中国与智利可再生能源合作的问题及影响因素

智利总体市场经济体制完善、法制健全、长期坚持符合本国国情的发展战略,使其成功跨越了“中等收入陷阱”继而保持了经济的稳定增长,成为中资企业投资拉美的主要目的国之一,但在可再生能源领域,中智两国合作仍存在诸多问题:

首先,中国企业在智利进行可再生能源项目开发建设的融资优势不明显。智利主权评级信用较高,本国金融市场开放程度较好,国际和国内市场融资成本较低,中国企业的融资优势在智利得不到充分发挥。

其次,智利输配电基础设施发展滞后,可再生能源项目发电受限。据智利CNE数据,虽然目前智利有近2吉瓦的可再生能源储备项目,但由于本国输电系统基本饱和,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大大受限,预计未来两年智利大型可再生能源项目将进一步缩减。

第三,中智两国可再生能源合作规模较小、太阳能发电合作有待开拓。目前中智两国可再生合作仅局限于水电和风电,并且合作规模相对较小。在太阳能发电领域,两国合作几乎处于空白。智利光伏发电市场竞争激烈,由于智利光照资源丰富、政治经济稳定、劳动力价格低廉,以及项目具有规模效应等,西班牙、韩国和美国等国际众多光伏企业均积极参与智利光伏市场,而目前中国企业与智利光伏领域的合作几乎处于空白,亟待开拓。

作者:

徐洪峰 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助理院长、教授

王晶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博士研究生

庞嘉宁 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科研助理

(编辑:逍遥客)

<

截至2019年4月,已有8个南美洲国家与中国政府签署了“一带一路”合作共建协议,智利是其中之一。智利是第一个与中国建交的南美国家,也是第一个承认中国完全市场经济地位、与中国签署双边自由贸易协定并实现升级的拉美国家。2015年5月,中智两国签署了《政府共同行动计划(2015-2018)》,2016年11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智利期间,中智两国正式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2017年5月,在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期间,中国和智利两国政府发表《联合声明》,智利政府认为“‘一带一路’倡议将为促进国际合作和世界贸易发挥重要作用,推动全球化进程朝更加包容、普惠方向发展。”中智两国一致同意加强相互投资,推动可再生能源等重点领域投资合作。2018年11月,中智两国签署《关于共同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的谅解备忘录》,智利正式成为“一带一路”倡议合作国家之一。2019年4月,在第二届 “ 一带一路 ” 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期间,中国全国工商联新能源商会与智利外国投资促进局签署《中智新能源合作备忘录MOU》,以推动两国在新能源技术创新和投资领域的双边合作。

智利太阳能,风能,水能资源丰富,可再生能源装机总量位居南美洲国家前列,其中,水电约占本国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的61.7%。智利化石能源极度短缺,国内石油、天然气产量极低,主要依靠进口满足国内需求。为促进本国可再生能源发展,智利政府计划到2025年前,使本国装机容量超过200兆瓦的发电企业其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不低于20%,到2035年和2050年将本国可再生能源发电占比进一步增加至60%、70%。目前中国与智利的可再生能源合作主要集中在水电和风电,在太阳能发电领域中国企业参与甚少,中国国际电力投资集团通过投资收购成为智利第三大水电运营商。

一、智利可再生能源开发现状及资源潜力

据国际可再生能源署统计,截至2018年,智利可再生能源装机总量10903兆瓦,其中水电装机容量6727兆瓦,约占本国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的61.7%。太阳能发电和风电装机分别为2137兆瓦和1524兆瓦,占比分别为19.6%、14%左右(如图1所示)。

图1 智利主要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2014-2018年)数据来源:IRENA

从发展速度看,2014至2018年期间,智利可再生能源装机年均增长7.03%,虽然低于同期全球平均增速(8.5%),但超过同期巴西、阿根廷可再生能源装机年均增长率,成为南美洲“ABC”三大经济体中发展最快的可再生能源市场。其中,智利太阳能发电和风电年均增速分别高达83.7%、20.1%。但该国装机基数最低的生物质发电(2014年智利生物质发电装机容量仅926兆瓦)在此四年期间反而装机规模不断下降(如表1所示)。

表1 智利可再生能源装机分类统计(兆瓦)及增长率(2014-2018年)数据来源:IRENA

另据智利国家能源管理委员会(National Energy Commission)统计,2017年,智利发电装机容量22.03吉瓦,其中可再生能源装机占比高达41.5%。截至2016年12月,智利在建非水电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39个,装机容量1640兆瓦,其中,太阳能光伏发电装机占比高达75%,风电占比13%、太阳能光热发电占比7%、地热能发电占比3%、小型水电占比2%,光伏发电将成为智利非水电可再生能源发展的重点。上述项目计划2018年8月前投入运营,进一步提高智利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

智利可再生能源资源丰富,2014年,智利能源部与德国国际合作机构(GIZ)对智利可再生能源资源进行了联合研究,结果显示,智利光伏发电潜在装机容量约1263吉瓦,光热发电潜在装机548吉瓦,风电潜在装机37吉瓦,水电潜在装机12吉瓦(如图2所示)。其中,智利北部面积超过14万平方公里的的阿塔卡马沙漠,拥有世界最丰富的太阳能资源,其年均照射强度超过2800千瓦时/平米。此外,智利南部地区以及位于东北部边界的安第斯山脉风电资源也极其丰富,安第斯山脉100米标高处年平均风速超过14米/秒。

图2 智利可再生能源潜在装机容量(2014年)数据来源:IEA

二、智利可再生能源发展规划及鼓励政策

智利化石能源极度短缺,国内石油、天然气产量极低,主要依靠进口满足国内需求。据智利国家能源管理委员会(National Energy Commission)统计,仅2017年1月份,智利进口化石能源及其制品即高达239.4万吨,其中煤炭、原油、天然气分别进口116.5万吨、53.4万吨、17.1万吨,进口来源国有哥伦比亚、巴西、澳大利亚等国(如图3所示)。对进口化石能源的过度依赖不仅造成智利大量外汇流失,也使国内能源产品价格居高不下。智利几乎全部依赖进口燃料的火电装机占比60%左右,高昂的发电成本使2016年智利平均电价高达15.8美分/千瓦时,远高于南美洲10.21美分/千瓦时的平均电价。

图3 智利化石燃料进口数量及进口来源国(2017年1月)(单位:万吨)数据来源:National Energy Commission

对进口化石燃料的过度依赖,以及高昂的热电生产成本迫使智利政府将电力生产重心转向可再生能源电力。为促进本国可再生能源发展,智利政府分别制定了可再生能源短期和长期发展目标。早在2008年4月1日,智利政府即颁布《非常规可再生能源法案》,该法案规定了本国发电企业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旨在通过促进地热能、风能、太阳能、潮汐能、生物质能等可再生能源开发,满足国内增长的电力需求。此后智利政府于2013年通过修订的《非常规可再生能源法案》,提出2025年前,装机容量超过200兆瓦的发电企业其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不低于20%。此外,智利《2050年国家能源政策规划》提出,在2015年可再生能源(包含大型水电)发电占比40%的基础上,力争到2035年和2050年将本国可再生能源发电占比进一步增加至60%和70%(如图4所示)。

图4 智利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发展目标(2015年、2035年、2050年)数据来源:IEA

为落实本国可再生能源发展目标,智利政府在电力生产、输配各环节均出台了相应的鼓励措施,例如,规定电力生产商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鼓励开发分布式可再生能源电力生产及就地消纳项目、加快可再生能源电力的并网建设、完善非常规可再生能源勘探开发制度、创新可再生能源项目融资方式等。

三、中国与智利可再生能源合作的主要领域及代表项目

目前中国与智利两国企业在水电和风电领域合作较为全面深入,中国国际电力投资集团通过投资收购,已经成为智利第三大水电运营商,并且与金风科技一起,建成了中国在智利投资的第一座风电场。但在太阳能发电领域,中国企业参与甚少。

(一)中智水电合作

由于智利主权评级信用较好,国际和国内市场融资成本较低,中国对外投资的融资优势在智利并不明显,此外,智利基础设施建设多数采用PPP特许经营模式而非中国企业熟悉擅长的EPC模式,造成中国企业在智利可再生能源工程建设领域参与较少。但2016年1月,中国国家电力投资集团下属海外公司收购澳大利亚太平洋水电公司100%股权项目交割之后,使国家电投一跃成为智利第三大水电运营商,其拥有五座在运水电站:科亚潘加(Coya & Pangal)、海格拉(La Higuera)、康弗伦(La Confluencia)、查卡耶(Chacayes),总装机规模507兆瓦,占智利水电装机规模总量的8%。

(二)中智风电合作

除通过收购控股在运水电项目外,国家电力投资集团还进行了智利蓬塔风电项目的开发建设。蓬塔风电项目是国家电力投资集团收购太平洋水电公司后在海外的第一个风电项目。该项目坐落于智利中部的科金博大区(第IV大区),距离首都圣地亚哥约316公里。电站设计装机规模80兆瓦,共安装32台金风科技GW121/2500风机,总投资1. 47亿美元,项目建成后每年可为当地提供清洁电力2.82亿千瓦时,每年可减少碳排放16.5万吨(如图5所示)。风电场配套建设一座220千伏升压站,该升压站作为智利国家电网调度机构指定的枢纽站之一,将接入场区周边在运的220千伏线路及在建的500千伏输电线路,将项目生产的清洁电能输送至终端用户。2016年5月,金风科技中标蓬塔风电设备供货合同,并于当年11月与国家电力投资集团海外投资公司、太平洋水电智利公司签订了风力发电设备机组采购合同。2018年4月,该项目全部32台风机吊装工作完成,同年8月,项目竣工,成为中国在智利投资建成的第一座风电场。

图5 智利蓬塔80兆瓦风电项目主要经济指标

四、中国与智利可再生能源合作的问题及影响因素

智利总体市场经济体制完善、法制健全、长期坚持符合本国国情的发展战略,使其成功跨越了“中等收入陷阱”继而保持了经济的稳定增长,成为中资企业投资拉美的主要目的国之一,但在可再生能源领域,中智两国合作仍存在诸多问题:

首先,中国企业在智利进行可再生能源项目开发建设的融资优势不明显。智利主权评级信用较高,本国金融市场开放程度较好,国际和国内市场融资成本较低,中国企业的融资优势在智利得不到充分发挥。

其次,智利输配电基础设施发展滞后,可再生能源项目发电受限。据智利CNE数据,虽然目前智利有近2吉瓦的可再生能源储备项目,但由于本国输电系统基本饱和,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大大受限,预计未来两年智利大型可再生能源项目将进一步缩减。

第三,中智两国可再生能源合作规模较小、太阳能发电合作有待开拓。目前中智两国可再生合作仅局限于水电和风电,并且合作规模相对较小。在太阳能发电领域,两国合作几乎处于空白。智利光伏发电市场竞争激烈,由于智利光照资源丰富、政治经济稳定、劳动力价格低廉,以及项目具有规模效应等,西班牙、韩国和美国等国际众多光伏企业均积极参与智利光伏市场,而目前中国企业与智利光伏领域的合作几乎处于空白,亟待开拓。

作者:

徐洪峰 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助理院长、教授

王晶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博士研究生

庞嘉宁 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科研助理

(编辑:逍遥客)

<

截至2019年4月,已有8个南美洲国家与中国政府签署了“一带一路”合作共建协议,智利是其中之一。智利是第一个与中国建交的南美国家,也是第一个承认中国完全市场经济地位、与中国签署双边自由贸易协定并实现升级的拉美国家。2015年5月,中智两国签署了《政府共同行动计划(2015-2018)》,2016年11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智利期间,中智两国正式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2017年5月,在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期间,中国和智利两国政府发表《联合声明》,智利政府认为“‘一带一路’倡议将为促进国际合作和世界贸易发挥重要作用,推动全球化进程朝更加包容、普惠方向发展。”中智两国一致同意加强相互投资,推动可再生能源等重点领域投资合作。2018年11月,中智两国签署《关于共同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的谅解备忘录》,智利正式成为“一带一路”倡议合作国家之一。2019年4月,在第二届 “ 一带一路 ” 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期间,中国全国工商联新能源商会与智利外国投资促进局签署《中智新能源合作备忘录MOU》,以推动两国在新能源技术创新和投资领域的双边合作。

智利太阳能,风能,水能资源丰富,可再生能源装机总量位居南美洲国家前列,其中,水电约占本国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的61.7%。智利化石能源极度短缺,国内石油、天然气产量极低,主要依靠进口满足国内需求。为促进本国可再生能源发展,智利政府计划到2025年前,使本国装机容量超过200兆瓦的发电企业其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不低于20%,到2035年和2050年将本国可再生能源发电占比进一步增加至60%、70%。目前中国与智利的可再生能源合作主要集中在水电和风电,在太阳能发电领域中国企业参与甚少,中国国际电力投资集团通过投资收购成为智利第三大水电运营商。

一、智利可再生能源开发现状及资源潜力

据国际可再生能源署统计,截至2018年,智利可再生能源装机总量10903兆瓦,其中水电装机容量6727兆瓦,约占本国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的61.7%。太阳能发电和风电装机分别为2137兆瓦和1524兆瓦,占比分别为19.6%、14%左右(如图1所示)。

图1 智利主要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2014-2018年)数据来源:IRENA

从发展速度看,2014至2018年期间,智利可再生能源装机年均增长7.03%,虽然低于同期全球平均增速(8.5%),但超过同期巴西、阿根廷可再生能源装机年均增长率,成为南美洲“ABC”三大经济体中发展最快的可再生能源市场。其中,智利太阳能发电和风电年均增速分别高达83.7%、20.1%。但该国装机基数最低的生物质发电(2014年智利生物质发电装机容量仅926兆瓦)在此四年期间反而装机规模不断下降(如表1所示)。

表1 智利可再生能源装机分类统计(兆瓦)及增长率(2014-2018年)数据来源:IRENA

另据智利国家能源管理委员会(National Energy Commission)统计,2017年,智利发电装机容量22.03吉瓦,其中可再生能源装机占比高达41.5%。截至2016年12月,智利在建非水电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39个,装机容量1640兆瓦,其中,太阳能光伏发电装机占比高达75%,风电占比13%、太阳能光热发电占比7%、地热能发电占比3%、小型水电占比2%,光伏发电将成为智利非水电可再生能源发展的重点。上述项目计划2018年8月前投入运营,进一步提高智利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

智利可再生能源资源丰富,2014年,智利能源部与德国国际合作机构(GIZ)对智利可再生能源资源进行了联合研究,结果显示,智利光伏发电潜在装机容量约1263吉瓦,光热发电潜在装机548吉瓦,风电潜在装机37吉瓦,水电潜在装机12吉瓦(如图2所示)。其中,智利北部面积超过14万平方公里的的阿塔卡马沙漠,拥有世界最丰富的太阳能资源,其年均照射强度超过2800千瓦时/平米。此外,智利南部地区以及位于东北部边界的安第斯山脉风电资源也极其丰富,安第斯山脉100米标高处年平均风速超过14米/秒。

图2 智利可再生能源潜在装机容量(2014年)数据来源:IEA

二、智利可再生能源发展规划及鼓励政策

智利化石能源极度短缺,国内石油、天然气产量极低,主要依靠进口满足国内需求。据智利国家能源管理委员会(National Energy Commission)统计,仅2017年1月份,智利进口化石能源及其制品即高达239.4万吨,其中煤炭、原油、天然气分别进口116.5万吨、53.4万吨、17.1万吨,进口来源国有哥伦比亚、巴西、澳大利亚等国(如图3所示)。对进口化石能源的过度依赖不仅造成智利大量外汇流失,也使国内能源产品价格居高不下。智利几乎全部依赖进口燃料的火电装机占比60%左右,高昂的发电成本使2016年智利平均电价高达15.8美分/千瓦时,远高于南美洲10.21美分/千瓦时的平均电价。

图3 智利化石燃料进口数量及进口来源国(2017年1月)(单位:万吨)数据来源:National Energy Commission

对进口化石燃料的过度依赖,以及高昂的热电生产成本迫使智利政府将电力生产重心转向可再生能源电力。为促进本国可再生能源发展,智利政府分别制定了可再生能源短期和长期发展目标。早在2008年4月1日,智利政府即颁布《非常规可再生能源法案》,该法案规定了本国发电企业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旨在通过促进地热能、风能、太阳能、潮汐能、生物质能等可再生能源开发,满足国内增长的电力需求。此后智利政府于2013年通过修订的《非常规可再生能源法案》,提出2025年前,装机容量超过200兆瓦的发电企业其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不低于20%。此外,智利《2050年国家能源政策规划》提出,在2015年可再生能源(包含大型水电)发电占比40%的基础上,力争到2035年和2050年将本国可再生能源发电占比进一步增加至60%和70%(如图4所示)。

图4 智利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发展目标(2015年、2035年、2050年)数据来源:IEA

为落实本国可再生能源发展目标,智利政府在电力生产、输配各环节均出台了相应的鼓励措施,例如,规定电力生产商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鼓励开发分布式可再生能源电力生产及就地消纳项目、加快可再生能源电力的并网建设、完善非常规可再生能源勘探开发制度、创新可再生能源项目融资方式等。

三、中国与智利可再生能源合作的主要领域及代表项目

目前中国与智利两国企业在水电和风电领域合作较为全面深入,中国国际电力投资集团通过投资收购,已经成为智利第三大水电运营商,并且与金风科技一起,建成了中国在智利投资的第一座风电场。但在太阳能发电领域,中国企业参与甚少。

(一)中智水电合作

由于智利主权评级信用较好,国际和国内市场融资成本较低,中国对外投资的融资优势在智利并不明显,此外,智利基础设施建设多数采用PPP特许经营模式而非中国企业熟悉擅长的EPC模式,造成中国企业在智利可再生能源工程建设领域参与较少。但2016年1月,中国国家电力投资集团下属海外公司收购澳大利亚太平洋水电公司100%股权项目交割之后,使国家电投一跃成为智利第三大水电运营商,其拥有五座在运水电站:科亚潘加(Coya & Pangal)、海格拉(La Higuera)、康弗伦(La Confluencia)、查卡耶(Chacayes),总装机规模507兆瓦,占智利水电装机规模总量的8%。

(二)中智风电合作

除通过收购控股在运水电项目外,国家电力投资集团还进行了智利蓬塔风电项目的开发建设。蓬塔风电项目是国家电力投资集团收购太平洋水电公司后在海外的第一个风电项目。该项目坐落于智利中部的科金博大区(第IV大区),距离首都圣地亚哥约316公里。电站设计装机规模80兆瓦,共安装32台金风科技GW121/2500风机,总投资1. 47亿美元,项目建成后每年可为当地提供清洁电力2.82亿千瓦时,每年可减少碳排放16.5万吨(如图5所示)。风电场配套建设一座220千伏升压站,该升压站作为智利国家电网调度机构指定的枢纽站之一,将接入场区周边在运的220千伏线路及在建的500千伏输电线路,将项目生产的清洁电能输送至终端用户。2016年5月,金风科技中标蓬塔风电设备供货合同,并于当年11月与国家电力投资集团海外投资公司、太平洋水电智利公司签订了风力发电设备机组采购合同。2018年4月,该项目全部32台风机吊装工作完成,同年8月,项目竣工,成为中国在智利投资建成的第一座风电场。

图5 智利蓬塔80兆瓦风电项目主要经济指标

四、中国与智利可再生能源合作的问题及影响因素

智利总体市场经济体制完善、法制健全、长期坚持符合本国国情的发展战略,使其成功跨越了“中等收入陷阱”继而保持了经济的稳定增长,成为中资企业投资拉美的主要目的国之一,但在可再生能源领域,中智两国合作仍存在诸多问题:

首先,中国企业在智利进行可再生能源项目开发建设的融资优势不明显。智利主权评级信用较高,本国金融市场开放程度较好,国际和国内市场融资成本较低,中国企业的融资优势在智利得不到充分发挥。

其次,智利输配电基础设施发展滞后,可再生能源项目发电受限。据智利CNE数据,虽然目前智利有近2吉瓦的可再生能源储备项目,但由于本国输电系统基本饱和,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大大受限,预计未来两年智利大型可再生能源项目将进一步缩减。

第三,中智两国可再生能源合作规模较小、太阳能发电合作有待开拓。目前中智两国可再生合作仅局限于水电和风电,并且合作规模相对较小。在太阳能发电领域,两国合作几乎处于空白。智利光伏发电市场竞争激烈,由于智利光照资源丰富、政治经济稳定、劳动力价格低廉,以及项目具有规模效应等,西班牙、韩国和美国等国际众多光伏企业均积极参与智利光伏市场,而目前中国企业与智利光伏领域的合作几乎处于空白,亟待开拓。

作者:

徐洪峰 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助理院长、教授

王晶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博士研究生

庞嘉宁 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科研助理

(编辑:逍遥客)

<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智利的可再生能源合作及投融资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智利的可再生能源合作及投融资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智利的可再生能源合作及投融资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智利的可再生能源合作及投融资

截至2019年4月,已有8个南美洲国家与中国政府签署了“一带一路”合作共建协议,智利是其中之一。智利是第一个与中国建交的南美国家,也是第一个承认中国完全市场经济地位、与中国签署双边自由贸易协定并实现升级的拉美国家。2015年5月,中智两国签署了《政府共同行动计划(2015-2018)》,2016年11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智利期间,中智两国正式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2017年5月,在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期间,中国和智利两国政府发表《联合声明》,智利政府认为“‘一带一路’倡议将为促进国际合作和世界贸易发挥重要作用,推动全球化进程朝更加包容、普惠方向发展。”中智两国一致同意加强相互投资,推动可再生能源等重点领域投资合作。2018年11月,中智两国签署《关于共同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的谅解备忘录》,智利正式成为“一带一路”倡议合作国家之一。2019年4月,在第二届 “ 一带一路 ” 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期间,中国全国工商联新能源商会与智利外国投资促进局签署《中智新能源合作备忘录MOU》,以推动两国在新能源技术创新和投资领域的双边合作。

智利太阳能,风能,水能资源丰富,可再生能源装机总量位居南美洲国家前列,其中,水电约占本国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的61.7%。智利化石能源极度短缺,国内石油、天然气产量极低,主要依靠进口满足国内需求。为促进本国可再生能源发展,智利政府计划到2025年前,使本国装机容量超过200兆瓦的发电企业其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不低于20%,到2035年和2050年将本国可再生能源发电占比进一步增加至60%、70%。目前中国与智利的可再生能源合作主要集中在水电和风电,在太阳能发电领域中国企业参与甚少,中国国际电力投资集团通过投资收购成为智利第三大水电运营商。

一、智利可再生能源开发现状及资源潜力

据国际可再生能源署统计,截至2018年,智利可再生能源装机总量10903兆瓦,其中水电装机容量6727兆瓦,约占本国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的61.7%。太阳能发电和风电装机分别为2137兆瓦和1524兆瓦,占比分别为19.6%、14%左右(如图1所示)。

图1 智利主要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2014-2018年)数据来源:IRENA

从发展速度看,2014至2018年期间,智利可再生能源装机年均增长7.03%,虽然低于同期全球平均增速(8.5%),但超过同期巴西、阿根廷可再生能源装机年均增长率,成为南美洲“ABC”三大经济体中发展最快的可再生能源市场。其中,智利太阳能发电和风电年均增速分别高达83.7%、20.1%。但该国装机基数最低的生物质发电(2014年智利生物质发电装机容量仅926兆瓦)在此四年期间反而装机规模不断下降(如表1所示)。

表1 智利可再生能源装机分类统计(兆瓦)及增长率(2014-2018年)数据来源:IRENA

另据智利国家能源管理委员会(National Energy Commission)统计,2017年,智利发电装机容量22.03吉瓦,其中可再生能源装机占比高达41.5%。截至2016年12月,智利在建非水电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39个,装机容量1640兆瓦,其中,太阳能光伏发电装机占比高达75%,风电占比13%、太阳能光热发电占比7%、地热能发电占比3%、小型水电占比2%,光伏发电将成为智利非水电可再生能源发展的重点。上述项目计划2018年8月前投入运营,进一步提高智利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

智利可再生能源资源丰富,2014年,智利能源部与德国国际合作机构(GIZ)对智利可再生能源资源进行了联合研究,结果显示,智利光伏发电潜在装机容量约1263吉瓦,光热发电潜在装机548吉瓦,风电潜在装机37吉瓦,水电潜在装机12吉瓦(如图2所示)。其中,智利北部面积超过14万平方公里的的阿塔卡马沙漠,拥有世界最丰富的太阳能资源,其年均照射强度超过2800千瓦时/平米。此外,智利南部地区以及位于东北部边界的安第斯山脉风电资源也极其丰富,安第斯山脉100米标高处年平均风速超过14米/秒。

图2 智利可再生能源潜在装机容量(2014年)数据来源:IEA

二、智利可再生能源发展规划及鼓励政策

智利化石能源极度短缺,国内石油、天然气产量极低,主要依靠进口满足国内需求。据智利国家能源管理委员会(National Energy Commission)统计,仅2017年1月份,智利进口化石能源及其制品即高达239.4万吨,其中煤炭、原油、天然气分别进口116.5万吨、53.4万吨、17.1万吨,进口来源国有哥伦比亚、巴西、澳大利亚等国(如图3所示)。对进口化石能源的过度依赖不仅造成智利大量外汇流失,也使国内能源产品价格居高不下。智利几乎全部依赖进口燃料的火电装机占比60%左右,高昂的发电成本使2016年智利平均电价高达15.8美分/千瓦时,远高于南美洲10.21美分/千瓦时的平均电价。

图3 智利化石燃料进口数量及进口来源国(2017年1月)(单位:万吨)数据来源:National Energy Commission

对进口化石燃料的过度依赖,以及高昂的热电生产成本迫使智利政府将电力生产重心转向可再生能源电力。为促进本国可再生能源发展,智利政府分别制定了可再生能源短期和长期发展目标。早在2008年4月1日,智利政府即颁布《非常规可再生能源法案》,该法案规定了本国发电企业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旨在通过促进地热能、风能、太阳能、潮汐能、生物质能等可再生能源开发,满足国内增长的电力需求。此后智利政府于2013年通过修订的《非常规可再生能源法案》,提出2025年前,装机容量超过200兆瓦的发电企业其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不低于20%。此外,智利《2050年国家能源政策规划》提出,在2015年可再生能源(包含大型水电)发电占比40%的基础上,力争到2035年和2050年将本国可再生能源发电占比进一步增加至60%和70%(如图4所示)。

图4 智利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发展目标(2015年、2035年、2050年)数据来源:IEA

为落实本国可再生能源发展目标,智利政府在电力生产、输配各环节均出台了相应的鼓励措施,例如,规定电力生产商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鼓励开发分布式可再生能源电力生产及就地消纳项目、加快可再生能源电力的并网建设、完善非常规可再生能源勘探开发制度、创新可再生能源项目融资方式等。

三、中国与智利可再生能源合作的主要领域及代表项目

目前中国与智利两国企业在水电和风电领域合作较为全面深入,中国国际电力投资集团通过投资收购,已经成为智利第三大水电运营商,并且与金风科技一起,建成了中国在智利投资的第一座风电场。但在太阳能发电领域,中国企业参与甚少。

(一)中智水电合作

由于智利主权评级信用较好,国际和国内市场融资成本较低,中国对外投资的融资优势在智利并不明显,此外,智利基础设施建设多数采用PPP特许经营模式而非中国企业熟悉擅长的EPC模式,造成中国企业在智利可再生能源工程建设领域参与较少。但2016年1月,中国国家电力投资集团下属海外公司收购澳大利亚太平洋水电公司100%股权项目交割之后,使国家电投一跃成为智利第三大水电运营商,其拥有五座在运水电站:科亚潘加(Coya & Pangal)、海格拉(La Higuera)、康弗伦(La Confluencia)、查卡耶(Chacayes),总装机规模507兆瓦,占智利水电装机规模总量的8%。

(二)中智风电合作

除通过收购控股在运水电项目外,国家电力投资集团还进行了智利蓬塔风电项目的开发建设。蓬塔风电项目是国家电力投资集团收购太平洋水电公司后在海外的第一个风电项目。该项目坐落于智利中部的科金博大区(第IV大区),距离首都圣地亚哥约316公里。电站设计装机规模80兆瓦,共安装32台金风科技GW121/2500风机,总投资1. 47亿美元,项目建成后每年可为当地提供清洁电力2.82亿千瓦时,每年可减少碳排放16.5万吨(如图5所示)。风电场配套建设一座220千伏升压站,该升压站作为智利国家电网调度机构指定的枢纽站之一,将接入场区周边在运的220千伏线路及在建的500千伏输电线路,将项目生产的清洁电能输送至终端用户。2016年5月,金风科技中标蓬塔风电设备供货合同,并于当年11月与国家电力投资集团海外投资公司、太平洋水电智利公司签订了风力发电设备机组采购合同。2018年4月,该项目全部32台风机吊装工作完成,同年8月,项目竣工,成为中国在智利投资建成的第一座风电场。

图5 智利蓬塔80兆瓦风电项目主要经济指标

四、中国与智利可再生能源合作的问题及影响因素

智利总体市场经济体制完善、法制健全、长期坚持符合本国国情的发展战略,使其成功跨越了“中等收入陷阱”继而保持了经济的稳定增长,成为中资企业投资拉美的主要目的国之一,但在可再生能源领域,中智两国合作仍存在诸多问题:

首先,中国企业在智利进行可再生能源项目开发建设的融资优势不明显。智利主权评级信用较高,本国金融市场开放程度较好,国际和国内市场融资成本较低,中国企业的融资优势在智利得不到充分发挥。

其次,智利输配电基础设施发展滞后,可再生能源项目发电受限。据智利CNE数据,虽然目前智利有近2吉瓦的可再生能源储备项目,但由于本国输电系统基本饱和,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大大受限,预计未来两年智利大型可再生能源项目将进一步缩减。

第三,中智两国可再生能源合作规模较小、太阳能发电合作有待开拓。目前中智两国可再生合作仅局限于水电和风电,并且合作规模相对较小。在太阳能发电领域,两国合作几乎处于空白。智利光伏发电市场竞争激烈,由于智利光照资源丰富、政治经济稳定、劳动力价格低廉,以及项目具有规模效应等,西班牙、韩国和美国等国际众多光伏企业均积极参与智利光伏市场,而目前中国企业与智利光伏领域的合作几乎处于空白,亟待开拓。

作者:

徐洪峰 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助理院长、教授

王晶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博士研究生

庞嘉宁 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科研助理

(编辑:逍遥客)

<

截至2019年4月,已有8个南美洲国家与中国政府签署了“一带一路”合作共建协议,智利是其中之一。智利是第一个与中国建交的南美国家,也是第一个承认中国完全市场经济地位、与中国签署双边自由贸易协定并实现升级的拉美国家。2015年5月,中智两国签署了《政府共同行动计划(2015-2018)》,2016年11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智利期间,中智两国正式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2017年5月,在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期间,中国和智利两国政府发表《联合声明》,智利政府认为“‘一带一路’倡议将为促进国际合作和世界贸易发挥重要作用,推动全球化进程朝更加包容、普惠方向发展。”中智两国一致同意加强相互投资,推动可再生能源等重点领域投资合作。2018年11月,中智两国签署《关于共同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的谅解备忘录》,智利正式成为“一带一路”倡议合作国家之一。2019年4月,在第二届 “ 一带一路 ” 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期间,中国全国工商联新能源商会与智利外国投资促进局签署《中智新能源合作备忘录MOU》,以推动两国在新能源技术创新和投资领域的双边合作。

智利太阳能,风能,水能资源丰富,可再生能源装机总量位居南美洲国家前列,其中,水电约占本国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的61.7%。智利化石能源极度短缺,国内石油、天然气产量极低,主要依靠进口满足国内需求。为促进本国可再生能源发展,智利政府计划到2025年前,使本国装机容量超过200兆瓦的发电企业其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不低于20%,到2035年和2050年将本国可再生能源发电占比进一步增加至60%、70%。目前中国与智利的可再生能源合作主要集中在水电和风电,在太阳能发电领域中国企业参与甚少,中国国际电力投资集团通过投资收购成为智利第三大水电运营商。

一、智利可再生能源开发现状及资源潜力

据国际可再生能源署统计,截至2018年,智利可再生能源装机总量10903兆瓦,其中水电装机容量6727兆瓦,约占本国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的61.7%。太阳能发电和风电装机分别为2137兆瓦和1524兆瓦,占比分别为19.6%、14%左右(如图1所示)。

图1 智利主要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2014-2018年)数据来源:IRENA

从发展速度看,2014至2018年期间,智利可再生能源装机年均增长7.03%,虽然低于同期全球平均增速(8.5%),但超过同期巴西、阿根廷可再生能源装机年均增长率,成为南美洲“ABC”三大经济体中发展最快的可再生能源市场。其中,智利太阳能发电和风电年均增速分别高达83.7%、20.1%。但该国装机基数最低的生物质发电(2014年智利生物质发电装机容量仅926兆瓦)在此四年期间反而装机规模不断下降(如表1所示)。

表1 智利可再生能源装机分类统计(兆瓦)及增长率(2014-2018年)数据来源:IRENA

另据智利国家能源管理委员会(National Energy Commission)统计,2017年,智利发电装机容量22.03吉瓦,其中可再生能源装机占比高达41.5%。截至2016年12月,智利在建非水电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39个,装机容量1640兆瓦,其中,太阳能光伏发电装机占比高达75%,风电占比13%、太阳能光热发电占比7%、地热能发电占比3%、小型水电占比2%,光伏发电将成为智利非水电可再生能源发展的重点。上述项目计划2018年8月前投入运营,进一步提高智利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

智利可再生能源资源丰富,2014年,智利能源部与德国国际合作机构(GIZ)对智利可再生能源资源进行了联合研究,结果显示,智利光伏发电潜在装机容量约1263吉瓦,光热发电潜在装机548吉瓦,风电潜在装机37吉瓦,水电潜在装机12吉瓦(如图2所示)。其中,智利北部面积超过14万平方公里的的阿塔卡马沙漠,拥有世界最丰富的太阳能资源,其年均照射强度超过2800千瓦时/平米。此外,智利南部地区以及位于东北部边界的安第斯山脉风电资源也极其丰富,安第斯山脉100米标高处年平均风速超过14米/秒。

图2 智利可再生能源潜在装机容量(2014年)数据来源:IEA

二、智利可再生能源发展规划及鼓励政策

智利化石能源极度短缺,国内石油、天然气产量极低,主要依靠进口满足国内需求。据智利国家能源管理委员会(National Energy Commission)统计,仅2017年1月份,智利进口化石能源及其制品即高达239.4万吨,其中煤炭、原油、天然气分别进口116.5万吨、53.4万吨、17.1万吨,进口来源国有哥伦比亚、巴西、澳大利亚等国(如图3所示)。对进口化石能源的过度依赖不仅造成智利大量外汇流失,也使国内能源产品价格居高不下。智利几乎全部依赖进口燃料的火电装机占比60%左右,高昂的发电成本使2016年智利平均电价高达15.8美分/千瓦时,远高于南美洲10.21美分/千瓦时的平均电价。

图3 智利化石燃料进口数量及进口来源国(2017年1月)(单位:万吨)数据来源:National Energy Commission

对进口化石燃料的过度依赖,以及高昂的热电生产成本迫使智利政府将电力生产重心转向可再生能源电力。为促进本国可再生能源发展,智利政府分别制定了可再生能源短期和长期发展目标。早在2008年4月1日,智利政府即颁布《非常规可再生能源法案》,该法案规定了本国发电企业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旨在通过促进地热能、风能、太阳能、潮汐能、生物质能等可再生能源开发,满足国内增长的电力需求。此后智利政府于2013年通过修订的《非常规可再生能源法案》,提出2025年前,装机容量超过200兆瓦的发电企业其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不低于20%。此外,智利《2050年国家能源政策规划》提出,在2015年可再生能源(包含大型水电)发电占比40%的基础上,力争到2035年和2050年将本国可再生能源发电占比进一步增加至60%和70%(如图4所示)。

图4 智利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发展目标(2015年、2035年、2050年)数据来源:IEA

为落实本国可再生能源发展目标,智利政府在电力生产、输配各环节均出台了相应的鼓励措施,例如,规定电力生产商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鼓励开发分布式可再生能源电力生产及就地消纳项目、加快可再生能源电力的并网建设、完善非常规可再生能源勘探开发制度、创新可再生能源项目融资方式等。

三、中国与智利可再生能源合作的主要领域及代表项目

目前中国与智利两国企业在水电和风电领域合作较为全面深入,中国国际电力投资集团通过投资收购,已经成为智利第三大水电运营商,并且与金风科技一起,建成了中国在智利投资的第一座风电场。但在太阳能发电领域,中国企业参与甚少。

(一)中智水电合作

由于智利主权评级信用较好,国际和国内市场融资成本较低,中国对外投资的融资优势在智利并不明显,此外,智利基础设施建设多数采用PPP特许经营模式而非中国企业熟悉擅长的EPC模式,造成中国企业在智利可再生能源工程建设领域参与较少。但2016年1月,中国国家电力投资集团下属海外公司收购澳大利亚太平洋水电公司100%股权项目交割之后,使国家电投一跃成为智利第三大水电运营商,其拥有五座在运水电站:科亚潘加(Coya & Pangal)、海格拉(La Higuera)、康弗伦(La Confluencia)、查卡耶(Chacayes),总装机规模507兆瓦,占智利水电装机规模总量的8%。

(二)中智风电合作

除通过收购控股在运水电项目外,国家电力投资集团还进行了智利蓬塔风电项目的开发建设。蓬塔风电项目是国家电力投资集团收购太平洋水电公司后在海外的第一个风电项目。该项目坐落于智利中部的科金博大区(第IV大区),距离首都圣地亚哥约316公里。电站设计装机规模80兆瓦,共安装32台金风科技GW121/2500风机,总投资1. 47亿美元,项目建成后每年可为当地提供清洁电力2.82亿千瓦时,每年可减少碳排放16.5万吨(如图5所示)。风电场配套建设一座220千伏升压站,该升压站作为智利国家电网调度机构指定的枢纽站之一,将接入场区周边在运的220千伏线路及在建的500千伏输电线路,将项目生产的清洁电能输送至终端用户。2016年5月,金风科技中标蓬塔风电设备供货合同,并于当年11月与国家电力投资集团海外投资公司、太平洋水电智利公司签订了风力发电设备机组采购合同。2018年4月,该项目全部32台风机吊装工作完成,同年8月,项目竣工,成为中国在智利投资建成的第一座风电场。

图5 智利蓬塔80兆瓦风电项目主要经济指标

四、中国与智利可再生能源合作的问题及影响因素

智利总体市场经济体制完善、法制健全、长期坚持符合本国国情的发展战略,使其成功跨越了“中等收入陷阱”继而保持了经济的稳定增长,成为中资企业投资拉美的主要目的国之一,但在可再生能源领域,中智两国合作仍存在诸多问题:

首先,中国企业在智利进行可再生能源项目开发建设的融资优势不明显。智利主权评级信用较高,本国金融市场开放程度较好,国际和国内市场融资成本较低,中国企业的融资优势在智利得不到充分发挥。

其次,智利输配电基础设施发展滞后,可再生能源项目发电受限。据智利CNE数据,虽然目前智利有近2吉瓦的可再生能源储备项目,但由于本国输电系统基本饱和,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大大受限,预计未来两年智利大型可再生能源项目将进一步缩减。

第三,中智两国可再生能源合作规模较小、太阳能发电合作有待开拓。目前中智两国可再生合作仅局限于水电和风电,并且合作规模相对较小。在太阳能发电领域,两国合作几乎处于空白。智利光伏发电市场竞争激烈,由于智利光照资源丰富、政治经济稳定、劳动力价格低廉,以及项目具有规模效应等,西班牙、韩国和美国等国际众多光伏企业均积极参与智利光伏市场,而目前中国企业与智利光伏领域的合作几乎处于空白,亟待开拓。

作者:

徐洪峰 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助理院长、教授

王晶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博士研究生

庞嘉宁 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科研助理

(编辑:逍遥客)

<

截至2019年4月,已有8个南美洲国家与中国政府签署了“一带一路”合作共建协议,智利是其中之一。智利是第一个与中国建交的南美国家,也是第一个承认中国完全市场经济地位、与中国签署双边自由贸易协定并实现升级的拉美国家。2015年5月,中智两国签署了《政府共同行动计划(2015-2018)》,2016年11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智利期间,中智两国正式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2017年5月,在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期间,中国和智利两国政府发表《联合声明》,智利政府认为“‘一带一路’倡议将为促进国际合作和世界贸易发挥重要作用,推动全球化进程朝更加包容、普惠方向发展。”中智两国一致同意加强相互投资,推动可再生能源等重点领域投资合作。2018年11月,中智两国签署《关于共同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的谅解备忘录》,智利正式成为“一带一路”倡议合作国家之一。2019年4月,在第二届 “ 一带一路 ” 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期间,中国全国工商联新能源商会与智利外国投资促进局签署《中智新能源合作备忘录MOU》,以推动两国在新能源技术创新和投资领域的双边合作。

智利太阳能,风能,水能资源丰富,可再生能源装机总量位居南美洲国家前列,其中,水电约占本国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的61.7%。智利化石能源极度短缺,国内石油、天然气产量极低,主要依靠进口满足国内需求。为促进本国可再生能源发展,智利政府计划到2025年前,使本国装机容量超过200兆瓦的发电企业其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不低于20%,到2035年和2050年将本国可再生能源发电占比进一步增加至60%、70%。目前中国与智利的可再生能源合作主要集中在水电和风电,在太阳能发电领域中国企业参与甚少,中国国际电力投资集团通过投资收购成为智利第三大水电运营商。

一、智利可再生能源开发现状及资源潜力

据国际可再生能源署统计,截至2018年,智利可再生能源装机总量10903兆瓦,其中水电装机容量6727兆瓦,约占本国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的61.7%。太阳能发电和风电装机分别为2137兆瓦和1524兆瓦,占比分别为19.6%、14%左右(如图1所示)。

图1 智利主要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2014-2018年)数据来源:IRENA

从发展速度看,2014至2018年期间,智利可再生能源装机年均增长7.03%,虽然低于同期全球平均增速(8.5%),但超过同期巴西、阿根廷可再生能源装机年均增长率,成为南美洲“ABC”三大经济体中发展最快的可再生能源市场。其中,智利太阳能发电和风电年均增速分别高达83.7%、20.1%。但该国装机基数最低的生物质发电(2014年智利生物质发电装机容量仅926兆瓦)在此四年期间反而装机规模不断下降(如表1所示)。

表1 智利可再生能源装机分类统计(兆瓦)及增长率(2014-2018年)数据来源:IRENA

另据智利国家能源管理委员会(National Energy Commission)统计,2017年,智利发电装机容量22.03吉瓦,其中可再生能源装机占比高达41.5%。截至2016年12月,智利在建非水电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39个,装机容量1640兆瓦,其中,太阳能光伏发电装机占比高达75%,风电占比13%、太阳能光热发电占比7%、地热能发电占比3%、小型水电占比2%,光伏发电将成为智利非水电可再生能源发展的重点。上述项目计划2018年8月前投入运营,进一步提高智利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

智利可再生能源资源丰富,2014年,智利能源部与德国国际合作机构(GIZ)对智利可再生能源资源进行了联合研究,结果显示,智利光伏发电潜在装机容量约1263吉瓦,光热发电潜在装机548吉瓦,风电潜在装机37吉瓦,水电潜在装机12吉瓦(如图2所示)。其中,智利北部面积超过14万平方公里的的阿塔卡马沙漠,拥有世界最丰富的太阳能资源,其年均照射强度超过2800千瓦时/平米。此外,智利南部地区以及位于东北部边界的安第斯山脉风电资源也极其丰富,安第斯山脉100米标高处年平均风速超过14米/秒。

图2 智利可再生能源潜在装机容量(2014年)数据来源:IEA

二、智利可再生能源发展规划及鼓励政策

智利化石能源极度短缺,国内石油、天然气产量极低,主要依靠进口满足国内需求。据智利国家能源管理委员会(National Energy Commission)统计,仅2017年1月份,智利进口化石能源及其制品即高达239.4万吨,其中煤炭、原油、天然气分别进口116.5万吨、53.4万吨、17.1万吨,进口来源国有哥伦比亚、巴西、澳大利亚等国(如图3所示)。对进口化石能源的过度依赖不仅造成智利大量外汇流失,也使国内能源产品价格居高不下。智利几乎全部依赖进口燃料的火电装机占比60%左右,高昂的发电成本使2016年智利平均电价高达15.8美分/千瓦时,远高于南美洲10.21美分/千瓦时的平均电价。

图3 智利化石燃料进口数量及进口来源国(2017年1月)(单位:万吨)数据来源:National Energy Commission

对进口化石燃料的过度依赖,以及高昂的热电生产成本迫使智利政府将电力生产重心转向可再生能源电力。为促进本国可再生能源发展,智利政府分别制定了可再生能源短期和长期发展目标。早在2008年4月1日,智利政府即颁布《非常规可再生能源法案》,该法案规定了本国发电企业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旨在通过促进地热能、风能、太阳能、潮汐能、生物质能等可再生能源开发,满足国内增长的电力需求。此后智利政府于2013年通过修订的《非常规可再生能源法案》,提出2025年前,装机容量超过200兆瓦的发电企业其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不低于20%。此外,智利《2050年国家能源政策规划》提出,在2015年可再生能源(包含大型水电)发电占比40%的基础上,力争到2035年和2050年将本国可再生能源发电占比进一步增加至60%和70%(如图4所示)。

图4 智利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发展目标(2015年、2035年、2050年)数据来源:IEA

为落实本国可再生能源发展目标,智利政府在电力生产、输配各环节均出台了相应的鼓励措施,例如,规定电力生产商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鼓励开发分布式可再生能源电力生产及就地消纳项目、加快可再生能源电力的并网建设、完善非常规可再生能源勘探开发制度、创新可再生能源项目融资方式等。

三、中国与智利可再生能源合作的主要领域及代表项目

目前中国与智利两国企业在水电和风电领域合作较为全面深入,中国国际电力投资集团通过投资收购,已经成为智利第三大水电运营商,并且与金风科技一起,建成了中国在智利投资的第一座风电场。但在太阳能发电领域,中国企业参与甚少。

(一)中智水电合作

由于智利主权评级信用较好,国际和国内市场融资成本较低,中国对外投资的融资优势在智利并不明显,此外,智利基础设施建设多数采用PPP特许经营模式而非中国企业熟悉擅长的EPC模式,造成中国企业在智利可再生能源工程建设领域参与较少。但2016年1月,中国国家电力投资集团下属海外公司收购澳大利亚太平洋水电公司100%股权项目交割之后,使国家电投一跃成为智利第三大水电运营商,其拥有五座在运水电站:科亚潘加(Coya & Pangal)、海格拉(La Higuera)、康弗伦(La Confluencia)、查卡耶(Chacayes),总装机规模507兆瓦,占智利水电装机规模总量的8%。

(二)中智风电合作

除通过收购控股在运水电项目外,国家电力投资集团还进行了智利蓬塔风电项目的开发建设。蓬塔风电项目是国家电力投资集团收购太平洋水电公司后在海外的第一个风电项目。该项目坐落于智利中部的科金博大区(第IV大区),距离首都圣地亚哥约316公里。电站设计装机规模80兆瓦,共安装32台金风科技GW121/2500风机,总投资1. 47亿美元,项目建成后每年可为当地提供清洁电力2.82亿千瓦时,每年可减少碳排放16.5万吨(如图5所示)。风电场配套建设一座220千伏升压站,该升压站作为智利国家电网调度机构指定的枢纽站之一,将接入场区周边在运的220千伏线路及在建的500千伏输电线路,将项目生产的清洁电能输送至终端用户。2016年5月,金风科技中标蓬塔风电设备供货合同,并于当年11月与国家电力投资集团海外投资公司、太平洋水电智利公司签订了风力发电设备机组采购合同。2018年4月,该项目全部32台风机吊装工作完成,同年8月,项目竣工,成为中国在智利投资建成的第一座风电场。

图5 智利蓬塔80兆瓦风电项目主要经济指标

四、中国与智利可再生能源合作的问题及影响因素

智利总体市场经济体制完善、法制健全、长期坚持符合本国国情的发展战略,使其成功跨越了“中等收入陷阱”继而保持了经济的稳定增长,成为中资企业投资拉美的主要目的国之一,但在可再生能源领域,中智两国合作仍存在诸多问题:

首先,中国企业在智利进行可再生能源项目开发建设的融资优势不明显。智利主权评级信用较高,本国金融市场开放程度较好,国际和国内市场融资成本较低,中国企业的融资优势在智利得不到充分发挥。

其次,智利输配电基础设施发展滞后,可再生能源项目发电受限。据智利CNE数据,虽然目前智利有近2吉瓦的可再生能源储备项目,但由于本国输电系统基本饱和,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大大受限,预计未来两年智利大型可再生能源项目将进一步缩减。

第三,中智两国可再生能源合作规模较小、太阳能发电合作有待开拓。目前中智两国可再生合作仅局限于水电和风电,并且合作规模相对较小。在太阳能发电领域,两国合作几乎处于空白。智利光伏发电市场竞争激烈,由于智利光照资源丰富、政治经济稳定、劳动力价格低廉,以及项目具有规模效应等,西班牙、韩国和美国等国际众多光伏企业均积极参与智利光伏市场,而目前中国企业与智利光伏领域的合作几乎处于空白,亟待开拓。

作者:

徐洪峰 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助理院长、教授

王晶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博士研究生

庞嘉宁 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科研助理

(编辑:逍遥客)

<。波音娱乐网

标签:

分享到:

上一篇:歡迎

下一篇:歡迎

波音娱乐网版权与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波音娱乐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和视频文件,版权均为波音娱乐网(cnpfb.mobi/hot/yywu2/94769.html)独家所有。如需转载请与3171672752联系。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须注明来源“波音娱乐网”,违反者本网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本网转载并注明其他来源的稿件,均来自互联网或业内投稿人士,版权属于原版权人。转载请保留稿件来源及作者,禁止擅自篡改,违者自负版权法律责任。

联系我们

广告联系:3171672752
展会合作:3171672752
杂志投稿:3171672752

网站简介|会员服务|联系方式|帮助信息|版权信息|网站地图|友情链接|法律支持|意见反馈

版权所有 2019-2020 波音娱乐网(cnpfb.mobi/hot/yywu2/94769.html)

  • 经营许可证
    粤B2-20150019

  • 粤ICP备
    14004826号

  •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 网络110
    报警服务

网站客服热线

3171672752

网站问题客服

3171672752